设为首页

TOP

旋念
2015-05-08 10:16:01 来源(剧本网www.juben98.com): 作者:杨 【 】 浏览:3209次 评论:0

旋念

  • 踏霜

我不明白,凉国安乐公主掌玉心里念着的人到底是拓跋余还是拓跋迹,对于这件事情,她从来都没有怀疑过,她爱拓跋余,爱得自己支离破碎,可是,那个拓跋余并不是真正的拓跋余啊,而这个真相,她至死都不知道,至于是谁,也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,在这世上,再也没有了北凉国,再也没有了掌玉公主。

我原是凉国边境一户人家的小丫鬟,从我记事起,便服侍在小姐左右,小姐待我很好,教我读书识字,后来便随小姐出嫁来到姑爷家,由于战乱,家族败落,最后不得已,姑爷便带着我和管家上街贩卖,买我的,是一个年轻威武的人,骑着马,带着随从,在那么多卖身的人面前,他只问谁照顾过有身孕的人,谁接生过幼儿,姑爷忙把我推了上去,小姐前不久分娩,姑爷和管家四处寻找稳婆,当时,只有我在小姐身边,那人只看了我一眼,便给了姑爷银子,将我带走,安排在一间无人居住的院子里便扬鞭而去。大约过了两个时辰,门外有人进来,却不是买我的那个人,不过眉眼间有些相似,他询问了我的年龄和名字,我一一回答,他说,他是我的主人,以后只要照顾好一个人,他自保我衣食无忧,随后他拿出一颗药丸让我服下,然后我就晕倒了。再次醒来的时候,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,我坐起身来,想要叫人却发不出声音,然后我看到一个女子走近我床边,她笑着同我说话,但是我听不到她的声音,从此,我就成了聋哑之人,而主人要我侍奉的,想必便是这个女子。她很漂亮,而且举止高贵,容貌和气质都胜过小姐,她也很易相处,看我识字便告诉我她的名字“掌玉”,我曾听小姐和老爷提起,凉国两位公主,安平公主瞳晰,安乐公主掌玉,我写上我的名字,有回复她公主二字,她笑笑什么也没有说,是啊,国已不国,又何来公主。

几天之后,我才见到那个给我吃药的男子,也就是我的主人,他带来了很多东西,大多数是食材,我看到他对掌玉的宠溺和疼爱,也看到他将手放在她的小腹上,我也知道,她已有了身孕。

我的生活,从此宁静而安详,这里是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,有山有木,有湖有泉,主人不定时的过来探望,有时隔几天,有时也留几天,地窖里有食材,还有一些沉在湖底,不过湖边有一个开关,可以不费力的将东西提出,真的做到衣食无忧。掌玉公主大多数时候很安静,有时坐在湖边发呆,她待我很好,没有公主的架子,我们一起下棋,看她画画,有时候她也会弹琴,可是我听不到,有时候她会给我“讲”一些以前的事情,一些凉国皇宫里的事情,最多的,便是瞳晰公主,她拿出玉佩给我看,那样的玉佩,瞳晰公主也有一块,我问起瞳晰公主的下落,她却是摇头,只说,瞳晰公主是为了就她才与她分离,如今虽然不曾见面,但她知道她还活着。这玉佩曾是她不离身的东西,来到这里以后便取了下来,她经常拿着玉佩发呆,我想她一定是十分思念瞳晰公主的,这,是她待在这里唯一的不甘吗?

后来,她平安生下了一个女儿,主人很是高兴,取名亦之,我想主人是希望这位小公主如她一样美好,而我,也终于意识到,我到这里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。时间,应该会在小公主的成长下流失的更快,可是,亦之却生病了,浑身发热,主人不在,我们尝试了各种方法,亦之依然高烧不退,掌玉想要带着亦之下山去求医,还没有出发,主人回来了,掌玉公主很高兴,主人对山下的情景更加熟悉一些。可是,不知道为什么,主人并没有立即带亦之下山,只是安慰着掌玉公主,晚上,亦之的身体更加烫人,主人命我去烧些热水来,可是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他们在争吵,很激烈的争吵,可是,我听不到声音,主人很气愤,头也不回的下山去了,掌玉趴在亦之的身边,撕心痛苦,亦之,再也没有醒过来。她抱着亦之在湖边哭了整整一夜,清晨,将亦之的身体沉入湖底,然后,带我下山。我是昏倒之后被带到这里来的,从那以后,未踏出这里半步,而她,似乎是知道下山的路,朝着那个方向走,却走不通。

这座山,大多数地方都是陡峭的悬崖,我们辗转了许久,才从一个相对较平缓的地方下了山。她要将我赶走,我不肯,以死相逼。我知道,她不会轻易的下山,果然,她告诉我,她要去刺杀魏国的大皇子,也就是现在驻扎在凉国皇宫里的将军,这一路,必定是有去无回的,她只是不想牵连于我,可是,我本是无依无靠之人,我能去哪里呢,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,我固执的以为,有个人相依为命也是好的。更何况,这世上,已无我留恋之处。只是,亡国已是旧事,为何现在要去刺杀敌军呢,况且,既然知道是有去无回的,又何苦白白断送自己的性命,凉国终究是一去不返了。更何况,我从未见她有过复国之心。她带我来到了凉国的国都,这里,早已驻满了魏国的军队,这一路上,我才知道,原来我的主人名叫拓跋余,是魏国的大皇子,起兵凉国的大将军。本来,魏国对凉国并无觊觎之心,至少,当时并没有要吞并的意思,是主人进言,乘凉国放松警惕之时,突然发兵,逼得凉国大将军投降,才能直击国都,逼死了皇上皇后,使得她国破家亡。只是,却护她周全,将她藏身于僻静处,她只以为是两国邦交未果所致,两国交战多年,你死我亡只是时间问题,所以,她从未将亡国之仇怨恨于他,只要他从未伤害她族人性命。直到亦之夭折那日她才知道真相,而且,他还伤了她的贴身宫女啼轻的性命,啼轻原本是要离开她随着钟情的人浪迹天涯去的,一个远离这里的人他都不放过,只因为她知道她的藏身处,甚至于,他还害死了亦之,他明知亦之生命垂危仍不肯带她下山求医,甚至于亲手阻止了她的呼吸,他害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,他竟是如此狠毒之人,而她,愤恨于自己的愚笨,以至于这许多人都因她而死,所以,她决定结束,无论痛苦或幸福。其实,结束,并不可怕,可怕的,是一颗想要结束的心。

她早在上山之初,让主人宣告了她的死亡,况且,主人对她了解至深,若要刺杀,是不可能的。她在进国都之后找了一家医馆,凭着两张画像为我们易了容,画像上的那两人,我并不认识,她告诉我是瞳晰公主和她的丫鬟叹闻。瞳晰公主自皇宫之乱之后便杳无音信,而主人告诉过她,瞳晰公主安全的离开了皇宫。我们来到了皇宫,凭着脸上面具的身份,很快便见到了将军,果然是主人。只是,应该不认得了吧,可主人对我们顶着的这两张脸并不友善,甚至是愤怒的,很快便揭下了掌玉的面具,我看到,主人在揭下面具的那一刻,满眼的震惊,也许,他怎么也想不到,这样依附于他的一个弱女子,这样一个与他如此亲近的人,此刻竟然扮成别人的样子来见他。只是当时有将士来报,似有要事,主人匆忙赶去,只吩咐人将我们关了起来。这一关,便是许多日。这期间,来过一个女子,看装扮,应该不是等闲之辈,美丽且雍容华贵,掌玉公主似乎与她相熟,原来,她本是凉国大将军的女儿,魏锦芊。又过了几日,那女子将我们放了出来,还将掌玉公主梳妆打扮了一番,我从未见过掌玉公主有过如此美丽动人的装束,我从未见过的,不仅是这份容颜,还有她眼睛里的那份决绝。

那晚,应该是一个庆功宴,主人应该是打了胜仗凯旋归来,而酒至酣处,有一女子出来献舞,正是掌玉公主,她在给主人献舞,而很明显,众人看得如痴如醉,主人更是如此,也许,他从未见过她这样妖娆的一面,所以,当掌玉公主伸手相邀的时候,他没有拒绝,她从未更改自己此行的目的,从袖中抽出匕首,抵在他的脖颈,她还开口说了一句话,只是我没有听到,然而,这里毕竟是主人的地盘,还未待她有下一步行动,一支箭便突然而至,一箭封喉,她死在了主人的怀里,而不远处,举弓之人,便是那名女子,主人的锦妃。

主人大概是念及旧情,以公主之礼厚葬了她,并且,没有降罪与我,我不想离去,一直守在她的坟前,守着他的,还有另外一个人,是个大夫,他解了我的聋哑之毒,告诉了我他的故事。他本是凉国的一名大夫,与掌玉公主的贴身丫鬟啼轻相知相惜,亡国之前,他随师父外出,曾与啼轻相约,回来之时,便求公主赐婚,临行之前,他以香囊相赠,那香囊里装着一种特殊的药材,他喂养了一只信鸽,识得此味,两人便以白鸽传书,互诉衷肠。谁料,他还未赶回宫中,凉国便遭此劫难,后来经书信得知,啼轻已逃过皇宫之乱,只是在慌乱中与公主分离,寻不见公主下落。他们相约到两国边境相见,可是后来,啼轻又回信说已寻得公主,两人都安然无恙,相见自然十分欢喜,还说,公主已远离那些纷扰,自有人护她一世周全,公主也让她与他相逢,希望以后他们幸福长久,收到啼轻的信时,他万分激动,公主平安无恙,啼轻也并未因为公主抛弃他,幸福的生活就在眼前。可是,却从此之后,再无啼轻的音信,白鸽也找不到她的味道了,他辗辗转转,几乎寻遍了整个北凉国。刚好来到京都时,听闻掌玉公主在凉国皇宫内香消玉殒,魏国将军以公主之礼厚葬,他便来到公主坟前守候,以为啼轻和公主在一起。只是,相守了几日,也未见啼轻的踪影,啼轻最后一封信提及与公主重逢,他以为她是为了公主而未能和自己想见,可是为何公主坟前也未见她的踪影。公主曾与我说起,她的丫鬟啼轻是被主人所杀,想来,公主所说的那太医沈棠,便是他了。看着他伤痛不已,我怎忍心告诉他真相,所以,当他问及公主可曾向我提及啼轻下落的时候,我轻轻的摇了摇头,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我知道,他一定会继续寻找下去,虽然,他永远都找不到她。至少,他对这尘世间仍是有所依恋的,在找到啼轻之前,要他离开,他定然不甘心,不甘心也好,不甘心,至少证明他还活着。

我在公主的坟前守了三天三夜,在此期间,主人曾来过一次,我看见他用力抓着公主的墓碑,狠狠的说了一句话“你究竟有多恨我,宁愿赔上自己也要毁了我”。

也许是因为我听不见,开不了口的原因,才使得主人免我一死,只是公主已死,这天地间,本无我落脚之地,那么,就去陪亦之吧,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,一个人在那山上,必定是孤零零的,在那里,若活着,有水有地,若不想,还可以投湖,至少也是一方净土。待我再回到山上的时候,那湖边,坐了一个人,是那日在山下买我的人,也就是,主人的弟弟,魏国的另一个皇子,拓跋迹,他手里,拿了一个东西,细看,是一张人皮面具,掌玉公主带我去易容的时候,我见过的,他久久的坐在那里,摩挲着它,我站在他的身后,听见他说“玉儿,你有没有一刻的怀疑过,我不是大哥,你有没有一刻觉得,陪在你身边的,一直都是我”。我惊恐不已,难道,一直以来,是他带着人皮面具陪在公主的身边吗?怪不得,他知道这里,那么,是为什么呢?凉国早已国破家亡,他将公主困禁于此是何目的,他一直扮成别人的样子,以假面目示于公主,又是为何?只是,对于这些问题,我并没有开口询问,我早已养成了不说话的习惯,面对这样一个人,一个害死了亦之,害死了公主的人,更是不想说了,公主已经死了,这些问题,已经没有任何意义。

屋子里的东西依然保持着原样,公主的东西,依然放在那里,枕头下,还放着她的玉佩,她曾告诉过我,凭着这块玉佩,可以找到瞳晰公主。直至她死,都不曾得知瞳晰公主的下落,她一直坚信瞳晰公主还活着,而那天易容之时,主人,不,应该说是大将军是如何得之她并非瞳晰公主的,而她说过,那锦妃也证明了瞳晰公主还活着的事实,我的身上,还有瞳晰公主的画像,倒不如,去替她寻一寻吧,这也许是她最后唯一的心愿了,就像沈棠寻啼轻那样,至少,我知道,瞳晰公主还活着。

时间过的好快啊,不知不觉,已经过去许多年头了,我走遍了许多地方,南朝和北朝的战争,还在继续,听说,魏国的拓跋迹将军,已经战死沙场。北凉国和掌玉公主,都已成了往事,随风飘散了。瞳晰公主的画像早已破烂不堪,玉佩,也在颠沛流离中破了一角,而当我在大漠边际的一所奄堂里落脚的时候,一眼便认出了其中的瞳晰公主,她虽然早已容颜不再,也和其他人身着一样的服饰,而她的样子,早已深深的刻在我的脑海里,我说出了这许多年来的第一句话,唤她瞳晰公主,她却转过身去,说我认错了人,我终于发现,她,没有了左臂,怪不得,魏国的将军一眼便看穿了掌玉的假装,想必,他早就是知道的,我知道她不愿意再提及往事,拿出玉佩给她,只说是来替掌玉公主寻一寻人,她愣住,接过玉佩,瞬间,泪如雨下。

 

  • 拓跋迹

最终,她还是没有属于我,我不明白,救她的人,明明是我,先认识她的人明明是我,为什么,她要爱上大哥,那两年的陪伴与守护,她可知道是我?

我是魏国的皇子,我和大哥拓跋余是父皇最为得意的儿子。那一年,父皇派我和大哥出使北凉国,希望两国停止战争,建立邦交。第一次见到她,是初到凉国的时候,我与大哥以长途劳累为名未先去拜见皇帝,只是现在京都落脚,观察凉国的形势。我和大哥分头行动,他去了将军府附近,而我,去了最为热闹的集市,其中最为热闹的地方,便是一人在叫嚣,说北凉国无能人志士,竟连一个小小的对联也对不出,旁边人愤恨不平,却又无可奈何,抬眼看去,是一个上联“在上不是南北”,这样的投机取巧,羞辱人的方法,分明就是故意刁难,我只是一笑置之,她却在此时站出来,当时的她是一副男儿装扮,提笔写下“阁下不是东西”,那出联之人似乎没有想到她只改了一个字,却把矛头指向了自己,恼羞成怒自不必说,她也是个牙尖嘴利的,处处针锋相对,那人不甘落败,动气手来,她哪里是对手,转身便要逃,那人不肯罢休,我本来不愿多管这闲事,只是看她有趣,出手相助,她自是十分感激,当时告诉我的名字是“张羽”,其实,我当时已经认出她女子的身份,只是没有拆穿,不一会有小斯来寻她,我们便互相告辞,我当时便想,她定是贪玩跑出来的,看样子也是个大户人家的姑娘,有名有姓,应该是好寻的。

第二次见她,是在凉国的皇宫里,我和大哥乘皇帝之邀,在皇宫里四处走动,远远的,便看到两名女子在练剑,陪同的人说是凉国的两位公主,安平公主瞳晰和安乐公主掌玉,走近了才发现,居然是她,连剑都拿不稳,马步都扎不牢,也敢在不带侍卫的情况下在大街上出头,还真是个嚣张的公主。从此便知道,那张羽便是掌玉。

北凉国风光无限,自是不在话下,本来陪同的人是凉国将军的公子,只是,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竟遇到她和将军的女儿魏锦芊,然而,几日相处下来,我竟然发现她与大哥情投意合,这是我没有想到的,凉国邦交,最常用的方法就是联姻,若是联姻,大哥要娶的,一定是她。大哥跟我提及,两国的皇帝也都默认了此事,我怎么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,我决定破坏这次邦交,发动战争,占领凉国,占有她。于是,我想尽各种计谋,蓄意让手下人挑起事端,没想到,魏锦芊竟然那么容易上当,难道她也有此意吗?那事情就变得容易多了。父皇只以为凉国无心邦交,大哥也信以为真,战争已是必然之势。只是,出乎我意外的,凉国的将军竟然不战而败,主动降了。大军很容易便直击京都,我主动请命去攻打皇宫,其实,只是想在大哥之前找到她,凉国皇帝竟然要杀了自己的两个女儿,瞳晰公主武功较好,将她护在身后,见我保护于她,不顾我敌军的身份要我护她周全,我将她强行带走,藏于魏锦芊处。再赶回皇宫之时,那里已是一片狼藉,皇帝皇后双双死于殿前,安平公主已不见了踪影。后来大哥曾想我提及,安平公主断了一只手臂,魏锦芊放了她离开,大哥并未追究。我趁大哥整理军队,清理皇宫之际偷偷将她带走,藏于我早年经过的一座山上,那时候的她昏迷不醒。我知道,她想嫁的人是大哥,我也知道,她认定的事情,难以更改。即使我将她带到这里,大哥在她心中的印象也不会消失,反而还可能会因为得不到而想象的更加美好,我费尽心思将她带来,绝不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。于是,我易容成了大哥的样子陪在她身边,她对大哥的了解算不上多深,我要让她在以后的相处中把对大哥的念想消磨殆尽,这样,我出现在她身边的时候,她就会考虑我了。毕竟,一些琐事可以消耗掉人很多的经历,更何况,她面对的“拓跋余”是我,我会让她慢慢的讨厌拓跋余,更何况,大哥还是令她亡国的仇人。我要的,就是让她恨大哥。我将皇帝自尽的消息告诉她,没想到她很坦然,她应该也知道,一个宁愿杀了自己的女儿也不愿让她们当亡国奴的人,又怎么会在亡国之际苟活于世呢。只要无辜的人没有收到牵连,百姓从此不再受战乱之苦,谁是皇帝都是一样的。她问起瞳晰公主,我只说她逃离了这场劫难,从此不见踪影,没有忍心将瞳晰公主断了一只手臂的事情告诉她,毕竟我没有欺骗她,瞳晰公主确实还活着,至少,她安全的离开了皇宫。

她并没有深陷于亡国之痛中,陶醉于这山中的清明,然而,我却后悔了,我顶着大哥的容颜对她宠爱万千,她只以为是她心爱的人护她周全,如果,从一开始,她便知道是我,会不会依然这副心情,我决定改变我的计划,只要她这样在我的身边,我不在乎她把我当做谁,只要她在这里,她就是属于我的。

大哥带兵驻扎在凉国皇宫,整顿之余还要抵御南朝的攻击,他娶了魏锦芊为王妃,一方面,她曾为攻下凉国起过一些作用,另一方面,她爹虽然降了,依然是手握兵权的将军,对于这些,我都无所谓,我早在慌乱中让人烧了玉儿的寝宫,大哥以为,她早已经死了,而我,以安抚两国边界百姓之名时常可以来到山上陪她。

她到底是孩子心性,吵闹着要我带她下山去,耐不住她的软磨硬泡,我只好满足她一次,我以为,这只是一次寻常的游玩,在这边界之地,没有人识得她,而且,并不会在山下逗留太久,然而,我错了,就这一次,竟然遇到了她的贴身丫鬟啼轻,后来我发现,这山上不仅多了一个丫鬟,竟然还有信鸽,她信誓旦旦的向我保证,啼轻绝不会将她藏身的地方泄露出去,我也只好作罢。还在,她告诉我,啼轻是要离开的,她要随沈棠到南朝去,让我送她离开,其实,我并没有准备杀她,她既然不会再回来,我又何必多此一举,可是,她竟然告别之后又折回来,发现了我的易容,这样,我又怎能留她。之后,我毁掉了上下山唯一的一条路,我不怕每一次来去多费力气,我只怕有人发现她的存在。我将她一个人留下山上,她的世界里只有我。

那样的生活,简单而美好,当她满心欢喜的告诉我她有喜了的时候,我考虑,该找个人来照顾她了。我在山下随便买了个丫头带了上来,以防万一,我给她出了致人聋哑的毒药,那丫头便成了哑女,陪伴在她左右。我给孩子取名亦之,她竟什么都没有说,她知不知道,亦之便是迹,她竟然把拓跋迹这个人忘得一干二净,还是,她从来就不曾记得过这个人,我的内心十分矛盾,害怕她发现些什么,又期望她发现些什么。

为了抵御南朝的进侵,大哥只好继续驻守在凉国,偶尔会召我回去商量对策,我从来不把这些事情告诉于她,也尽量多找些理由陪在她身边,我希望,无论外面的天下如何,我都能够护她一世周全。可以,大哥竟突然要回魏国去,而为了安抚两国百姓,回来时,他选择了不同的路,也就是说,他要路过这里。我担心,接到消息之后便着急赶回山上,她在这里很好,这两天,我尤其不能让她下山。虽然我知道,她不会轻易下山去,我只是担心而已。可是,亦之却病了,她要我带她们下山去给亦之看大夫,我藏了她整整两年,又怎么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冒这个风险,只好先安抚了她,平时备在这里的药已经对亦之没有作用了,我在山上又采了些草药,希望亦之能够缓和一些,只要熬过这一两天,等大哥走了,我可以立马带她去看大夫,可是,小丫头却撑不住了。我守在她的床前,摸着她滚烫的身体,无动于衷,终究是我太狠心,可是我不能冒这个险,万一被大哥碰上,或是遇到一些部下,我这两年间的部署功亏一篑,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我只是想探一探亦之的呼吸,没想到,孩子已经没有了气息,这一幕,刚好被进来的她看到,而我的手,还停留在亦之的脸上,她以为,是我杀了这个孩子,我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,可是她不听我说话,一把抢过亦之,对我大发脾气,本来,朝廷的事情已让我十分烦心,来见她已经实属不易,而亦之的死,多少是我的过错,我又怎么会好受,当她对着我喊大哥的名字的时候,我愤怒不已,尽管我知道,是我让她一直把我当做大哥的,既然,你心里全是他,那我就让你恨他好了,我冲她喊,是我杀了亦之,不仅如此,我还要杀了每一个和她亲近的人,啼轻也已经死在了我的手上,就连凉国被灭,也是我一手策划的,我当时控制不住自己,冲她大发雷霆,说了很多伤害她的话,然后负气出走。

边境战事吃紧,我和大哥亲自上阵,我麻痹自己,不去想关于她的问题,可是当我趁大哥回宫之际赶回去的时候,发现她不见了,这样的环境,她是怎么下山的,她现在在哪,她是否安全,会不会在下山的途中遇到什么,我发了疯一样的找她,我没有想过她会离开,大哥催我赶往前线作战,我尽力往后推拖,还好,最后打了胜仗,大哥并未跟我计较,只是要我回去参加庆功宴,犒赏大军,告慰军心。而我在边境找了她几天一无所获,已经身心疲惫,边境没有,难道她会回京都吗,果然,在皇宫的晚宴上看到了她,却没想到,是以这种形式,她在给大哥献舞,我从没有见过这样妩媚的她,千姿百媚,尽在她的一举一动中,对于她的再次出现,大哥应该也是高兴的吧,当她把匕首架在大哥脖子上的时候,我迅速的冲到了离他们最近的地方,我听到她说“你忘了吗,我最亲近的人,是你啊”,我并没有从大哥的眼神里看到恐慌,他也以为她成不了大气候吧,只是,大哥可以容忍的,别人未必能够容忍,比如,魏锦芊,我还没来的及反应,她便倒在了大哥的怀里,一箭封侯,而另一端,举着弓的,是大哥的王妃,魏锦芊。她用尽所有的力气说了最后一句话“终于……终于……”。终于,终于什么,终于你死在了他的怀里吗?终于,你心里的愤恨落地了吗?终于,你到最后,都没有看我一眼,终于,到最后,你都不曾想到我。你爱的很的全是他,可是他呢,他为了所谓的大局明知道是那个女人杀了你却未动她分毫。玉儿,你为何要对我如此不公,玉儿,你知道我有多恨吗。

最后,大哥以公主之礼厚葬了她,哑女在她坟前守了三天三夜,而我,没有陪她一时一刻。那里葬着的,是凉国的安乐公主,不是我的玉儿,那里的她,不属于我,在那山上,沾满了她气息的地方,才是属于我的,曾经生活在这里的,才是我的玉儿。

 

 

  • 魏锦芊

我爹是北凉国的大将军,我自小便是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有爹爹宠着,有哥哥护着,我几乎可以肆无忌惮,为所欲为。我自小,便与安平公主瞳晰在一起习武,论胆识和武功,我丝毫不输于她,相较于她的高贵知礼,我更得意的,是我的自由。我随哥哥研习兵法,只是爹爹不许我战前打仗,苦于无用武之地,我便在将军府旁边置了一块地,命人栽种花卉,只是,悄悄用这花卉,排兵布阵,旁人只以为,这是将军府的东西,不敢碰及,知我心思的,只有哥哥。第一个破我阵法的,是一个陌生人,他不仅破了我的阵法,武功也比我高出许多,除了哥哥意外,我第一次找到了一个令我佩服的人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竟是魏国的皇子拓跋余,此次出使凉国,是为了两国建立邦交,我知道哥哥陪同他们游玩的时候,便想方设法一同前去,于是,我便鼓动掌玉公主。掌玉是瞳晰的妹妹,凉国的安乐公主,贪玩任性无知,除了有一些小聪明外一无是处,我从未将她放在眼里。只是,天意弄人,我竟发现拓跋余时刻关注着她,两国建交,最常用的方法便是联姻,而我无意间听到他和二皇子拓跋迹说起,意欲迎娶掌玉,两国结秦晋之好。为什么会是她,若是瞳晰便也罢了,可偏偏是她,这叫我怎能甘心。

哥哥知道我的心思,将我带往边界游玩,有几个魏国的人,我明知道他们故意挑衅,却不肯善罢甘休,哥哥为了就我,踏入魏国边界,却被魏国驻守的将士发现,说我们有意偷袭,还说凉国根本无心邦交,绑了哥哥不肯放人。我回来后带兵前去营救,从此,两军再次开战。我不怕打仗,战事再起,联姻就不可能了,可是,我的任性和鲁莽,却害死了哥哥。我用计生擒了害死哥哥的带头将军,当着父亲以及众将士的面,手刃仇人,为兄报仇。魏国大军来袭,拓跋余亲自坐阵,打得我们节节败退,所到之处,百姓流离失所,我以死相逼,爹爹最终降了,他刚失了儿子,怎忍心再失我这唯一的女儿。自此,魏国大军直逼京都,一路无阻。拓跋迹说,只要我帮他带走掌玉,他就帮我嫁给拓跋余,我同意了。战乱过后,他果然娶我为妃,我知道,有一部分是爹爹的缘故。

皇宫之乱中,魏国将士抓了瞳晰,她断了一只手臂,血流不止,我帮她止了血,她(并没有)就降军的事情斥责于我,可我,终究对不起她。我瞒着拓跋余私自放她离去,而他知道了,也没有再追究。从此以后,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她,我也以为,我再也不会再见到掌玉了,当丫鬟来告诉我,掌玉被拓跋余关押在宫中的时候,我是惊讶的,更多的,是疑惑和担忧,她的到来,会不会打扰我的生活。前线战事吃紧,拓跋余并没有来的及和她细谈,而拓跋迹,已许久未回宫。我在牢里见到她的时候,她已不再是从前的任性模样,我只知道,当初是拓跋迹将她带走的,这两年间,在她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,我无从得知,她只说要见拓跋余。大军凯旋而归的时候,我提议让她在庆功宴上献舞,她同意了。其实,我早就发现了她藏于袖中的匕首,也想到她此行的目的。与其让她寻找机会,不如将她安排在眼前,我自信,不会让她伤到拓跋余分毫。

我想知道,当他发现他怀念了两年的人想要杀他的时候,他会怎么想,我想知道,如果我在他面前杀了他怀念了两年的人,他会怎么样。她开始献舞的时候,我就命人取来了弓箭,我早已下定决心,无论她出不出手,我都要她死。我想要赌一把,我杀了她,他会怎么样,我在他心里,究竟算什么。
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电影 青春 责任编辑:千茉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真爱无痕 下一篇郑国渠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业内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