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

TOP

柳堡小英雄
2012-03-12 15:56:18 来源(剧本网www.juben98.com): 作者:沐青 【 】 浏览:5852次 评论:2

26集电视连续剧《柳堡小英雄》内容简介

 

(根据沐青已经出版的同名长篇小说改编)

 

本剧本著作权登记证号:10-2009-A-841)

 

这是一篇记叙柳堡二妹子的家乡——九九艳阳天的宝应县东荡地区柳堡村,二妹子的弟妹们——抗日儿童团小英雄团结一心,并肩战斗,英勇机智,夺取胜利的传奇。

 

本剧的主题是:歌颂儿童团少年在强敌和困难面前,敢于斗争、善于斗争的坚强意志和美好品质。

 

剧本重点描写以孟虎为首的小英雄们灵活机智传情报、深入虎穴探据点、勇闯敌窝灭洋马、水中恶战捉淫贼、洗澡诱敌夺敌枪、弯弓射弹打汉奸、引蛇出洞烧敌船、火眼金睛捉暗探、藕孔藏密撒传单、夜闯芦滩送米饭、同心协力拔据点······等惊心动魄的事迹。最后,他们配合新四军某部和武工队,顺利拔除日伪军据点,逼迫日寇少佐崖藤举刀自杀,感化了小鬼子石井,活捉化妆逃跑的恶霸地主汉奸九千岁。最后少年们在寒风中站岗,检查新四军军长陈毅的路条,受到军长夸赞和鼓励。

 

本剧故事性特别强,具有较高的观赏性,尤其适合青少年群体观看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6集电视连续剧《柳堡小英雄》两个效益分析:

 

 

本剧大力弘扬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,有很强的故事性,有较高的观赏性,如有较高拍摄质量,可望争取“金鹰奖”和“五个一”工程奖。

 

    2015年,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,和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,如果能在此前将该剧制作、发行、播出,时机最佳。届时,可能参加多种国内外评奖活动,获得多种奖项。同时可能取得最大市场价值。不仅中国大陆,那些受过日本法西斯侵害的中国台湾、香港、澳门,以及东南亚的缅甸、泰国、柬埔寨、老挝、越南、新加坡、菲律宾等,甚至美国(珍珠港被炸之故),俄罗斯(俄日历史与现实都有矛盾),也会对这一题材感兴趣。为了教育下一代不忘历史,珍爱和平,世界需要这类艺术。

 

主要卖点:

 

    1籍九九艳阳天和二妹子品牌有一定影响、号召力:

 

2是少有的反映儿童团抗日的题材,有独特性;

 

3如果在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前作面世,有很好的时效性、和广大的市场与商机(向许多深受法西斯之害的国家、民族推荐)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26集电视连续剧《柳堡小英雄》剧本

 

(著作权登记证号:10-2009-A-841)

 

编剧:沐青

 

 

片头题词:

 

抗日战争中,在苏中宝应九九艳阳天的柳堡二妹子家乡,一群儿童团少男少女,面对凶恶的日本侵略者和他们的走狗,上演了一幕幕可歌可泣的活剧。

 

 

画    面:

 

在主题曲声中,漫天乌云翻卷,遍地芦苇水荡苍翠,少年小英雄孟虎、周银海、张小飞、李兵、李侠、宏亮、孟英(女)、郑刚、哑巴,英气勃发地在大路上走来,来喜(黄狗)跟在孟虎身旁奔跑······

 

主题歌声响起(童声演唱):黄菜花,白芦花,水乡美如画。

 

咱们少年郎哪,个个顶呱呱

 

刀山我敢爬,火海我敢下,

 

帮助大人们哪打得鬼子回老家!

 

众小英雄形象跳跃着,变化为片名——

 

柳堡小英雄

 

推 出 集 序 ——

 

 

第一集

 

主要情节:少年孟虎、周银海、张小飞几位亲人、邻居,智救被4个日兵追赶的地下党人许耀先,孟虎又向他诉说了父亲被恶霸九千岁逼走经过。

 

人物:孟虎、张小飞、周银海、许耀先、王奶奶、孟英、孟陈氏、淹水、鬼子乙、鬼子丙、鬼子丁、鬼子戊、村妇甲、孟如山、烂红眼、张良俊、九千岁、黑狗飞、黑蝎子、夏管家、乡丁甲、乡丁乙、乡丁丙、乡丁丁、郑福来

 

 

11/日,湖荡边。晴天。

 

孟虎站在岸畔高声向荡面呼唤:“咂、咂、游——”

 

荡面上一群20多只鸭子听到呼唤,三三两两地向岸畔游来。

 

黄狗来喜在孟虎脚下,看着鸭子汪汪叫了几声,仿佛在替主人召唤。

 

孟虎对面隔水100米左右是一个一个的芦滩,连绵不绝,渺无边际。

 

芦滩上割过芦苇,留下密密麻麻的钉子似的芦根;间或可见一小丛一小丛未 

 

    割净的枯黄的芦苇,点缀着星星点点的芦花。

 

芦滩之间一道道汊河纵横交错。

 

鸭群左边荡面上,残存着点点枯萎的荷叶,折断的荷梗,鸭们正从里面游过来。

 

孟虎身后是长着枯草的旱地,旱地边沿立着杂乱的落了叶子的树木,树木间

 

    隙可见一座座土墙草屋。

 

孟虎右手侧远处,隐隐可见一片竹林,竹林上方乌瓦屋顶,翘角如展翅欲飞。

 

鸭子纷纷上了岸。

 

孟虎提着鸭锹,和来喜赶着鸭子向村里走去。

 

 

12/日,柳堡村河边。

 

河上有一道坝头。坝头向北,是一条土路,向远方延伸。

 

土路左侧是一大片乱坟地,里面是大大小小的坟堆,枯黄的野草、落叶的灌

 

    木。

 

土路右侧是一片庄稼地,残存着一片枯黄的玉米秸秆、芦苇。

 

土路尽头,杂乱的树木丛中,隐隐可见一座村庄。

 

近景:周银海背着一捆枯树枝,提着一把斧头,走过坝头,向南边村里大步

 

    走来。

 

 

13/日,柳堡村,路上。晴天。

 

孟虎和黄狗赶着鸭群在路上走着。

 

画外音:“砰砰”两声枪响从村外传来。)

 

孟虎警觉而惊讶地掉头向村口方向望了望,拍拍黄狗的脑门说:“来喜,把鸭子赶家去。”他就转身向村口跑

 

来喜汪汪叫着,赶着鸭群走了。

 

 

14/日,柳堡村北村口。

 

近景:周银海背着树枝,站在坝头这一边掉头观望。

 

远景:从土路尽头杂乱的树木丛里隐约可见奔来一人,是原柳堡村的塾师,现地下党人许耀先。

 

许耀先脚不停步,越来越近,面部是焦急紧张的神情。

 

四个持枪日兵,在他身后远处追来。

 

周银海吃惊的面容。

 

周银海飞快地向两边一看。

 

坝头两边河畔堆着一个个芦苇草堆。

 

周银海快跑几步,躲进第一个芦苇垛后面,放下树枝捆,探头观望。

 

(周银海旁白:“那不是许先生吗?后面追他的是什么人?”)

 

周银海的肩膀被一只手搭住。

 

周银海吃惊的回头看。

 

张小飞咧嘴一笑,又迅速收敛笑容,小声问:“看清楚没?谁被谁追赶?”

 

周银海:“许先生!”

 

张小飞“啊”了一声,趴在周银海身上,伸头看着。接着生气地小声说道:

 

    “看清了,追他的是日本鬼子!”

 

周银海一愣,两眼眼珠转动。接着向张小飞耳语。

 

张小飞瞪大眼睛微微点点头。

 

周银海飞快地抽出一根树枝,折断,手上有了两个约3寸长的小树棍。一只

 

    手提起斧头。

 

插入镜头:孟虎在远处墙角探头观望,压低声音叫唤:“你们干什么?危险!”

 

    一面做着手势,意思让他们快走。

 

周银海向孟虎摇摇手。

 

 

15/日,柳堡村,路上。

 

孟虎贴在一座小草屋(王奶奶家)墙角边,向村口瞭望,看清了来人是许老师,顿时惊异得睁大眼睛,再细一瞧,看见他身后的日兵,脸上立刻现出紧张的神色。

 

(孟虎旁白:“不好,那是日本鬼子在追赶呀!许先生危险,我要帮他!”)

 

 

16/日,柳堡村北村口。续14/场景。

 

许耀先气喘吁吁地从坝头上跑过来,向村里跑去。

 

张小飞趴在地上拖着树枝捆子飞快地匍匐前进。

 

周银海在张小飞和树枝捆子的掩护下,跟着爬到路上,飞快地用斧头把两个

 

   小树棍钉在地上。

 

特写镜头:小树棍露出地面约半寸的高度。

 

周银海接着一碰张小飞。

 

张小飞转身拖着树枝捆掩护着自己和跟着一起爬过来的周银海,飞快地回到

 

        芦苇草堆后面,两个人就立起身来。

 

周银海在草堆下抓起一把草,扔向路上。

 

草落在刚才钉在地面的两个小木桩上,将木桩遮盖。

 

    周银海拉住张小飞沿着河岸边的小路飞奔,一会儿,向左边一拐,

 

    就隐没在树丛芦苇丛里不见了。

 

 

17/日,柳堡村。路上。续15/场景。

 

许耀先大步向村里奔跑过来。

 

孟虎探头,向许耀先招手。

 

许耀先看见了孟虎,快步跑来,一拐弯,到了孟虎身边。

 

许耀先喘息着低声说:“小虎,有没有地方让我躲一躲?”

 

孟虎:“有!有!”他一拉许耀先的手,向左边一拐,自己家屋后、

 

    奶奶家前面的巷子了进去

 

 

18/日,王奶奶家,内。

 

王奶奶站在门后,从门缝向外张望

 

透过门缝隙镜头:孟虎拉着许耀先快步跑了过去

 

王奶奶若有所思。

 

 

19/日,柳堡村北村口。续14/场景。

 

淹水领着鬼子乙、鬼子丙、鬼子丁,都拿着枪,气喘吁吁地从坝头上跑过来。

 

特写镜头:地面立着两个小树棍头。

 

淹水向自己右边张望,一边继续奔跑着。

 

特写镜头:淹水的一只脚踢在草下一个小树棍头上。

 

淹水跌出老远,一个嘴啃地,帽子掉了,枪也丢了出去。

 

鬼子乙慌忙想刹住脚,却被淹水的一只脚绊住,也跌了下去。抱着枪在地上

 

    翻了一个滚。

 

鬼子丙、鬼子丁急忙从旁边避开跑了几步,又站着喘息。

 

淹水大骂一声:“八格!”从地上爬起来,搜索地面,看见小树棍,气得又骂

 

    了一声“八格”,猛然两脚,将树棍踢断。

 

鬼子乙从地上爬起,看看踢断的树棍说:“ある人はわざと下のはきっと挿し込

 

    みます(一定是有人故意插下的!)

 

淹水接过鬼子丙递来的帽子,戴好,又接过鬼子丁递给的枪,眼珠一转,

 

    把手向村里一挥:“遅らせないでください,追ってあの人!”(不要耽搁,

 

    追那个人!)又领头向村里跑去。

 

 

18/日,王奶奶家。

 

王奶奶打开门,探头看着外面。

 

淹水在巷子头伸头观察。

 

王奶奶缩回头,故意把门很响地关了起来。

 

淹水立刻领着鬼子乙、鬼子丙、鬼子丁冲进巷子,来到王奶奶门口,用脚踢

 

    门,一面用生硬的汉语大叫:“开门!”

 

 

19/日,孟虎家,内。

 

正房三间草屋,东边有披屋、鸭栏、小门;西边灶屋,前边是院门、过道。

 

黄狗赶着鸭子进院门来。

 

孟英走到门口张了张,嘴里叽咕:“哥哥上哪儿去了?”回身撵鸭子进栏。

 

孟陈氏在院角编织蒲包,听见女儿叽咕,不放心地站起来,说:“你哥哥没

 

    回来?”

 

(画外音:东边小门人敲,又听孟虎低声叫着:“娘,娘,快开门!”

 

孟英刚赶鸭进了栏,关着栏门,听见小虎叫门,连忙过去把小门打开。

 

孟虎拉着许耀先急匆匆地进门,随手关了门,眼睛飞快地一扫,说:“娘,鬼子追来了,我家地窖好不好让许先生躲起来?”

 

孟陈氏焦急地说道:“那个地窖,本来是防土匪藏人的,可里头堆满了稻子,哪来得及腾呢?藏到床肚里行不行?”

 

许耀先立刻答道:“怕不行,鬼子可精呢。”他急速地四顾,又问:“小虎耶

 

    耶呢?”

 

孟虎见问,猛地一拍头顶,说:“有了,娘,你快拿一套耶耶衣服来。现在他就是我耶耶。”

 

孟陈氏明白了,连忙进屋拿衣服。

 

孟虎见妹妹在一旁发愣,就指着许耀先说:“鬼子来问,就说他是耶耶,懂不懂?”

 

孟英使劲点头:“我懂。”

 

孟虎:“许先生,快进屋换衣服。我耶耶的事情,以后再说。”

 

许耀先应诺一声,进了堂屋。

 

孟虎眼珠一转,进灶屋来一只小团桶,一个碗,一把菜刀,放在院子天井内,又快步走进鸭栏抓出一只鸭来,对妹妹说:“快烧水去!”

 

孟英应喏一声,进灶屋去了。

 

 

110/日,王奶奶家。

 

王奶奶打开门,一只手抓着门边,右手搭着门框,做出拦住欲进门的鬼子

 

    的样子,看着淹水问:“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

淹水从右边向屋内看。

 

王奶奶故意移动脑袋挡住他的视线。

 

淹水从左边向屋内看。

 

王奶奶又故意移动脑袋遮挡。

 

淹水瞪眼骂道:“八格,有人,在你的家?”说着举起枪托,就要打下去。

 

王奶奶连忙躲闪着,说:“哪里有什么8个人在我家?

 

 

111/日,孟虎家堂屋,内。

 

孟陈氏拿出一套男人旧外衣。

 

许耀先急急忙忙脱下自己的褂子、裤子,上旧外衣。

 

孟陈氏把许耀先换下的衣裳拿进了里屋。

 

许耀先从堂屋出。

 

画外音:传来鬼子的叫喊声:“老太婆,你的八格!人,你的藏起来了?”)

 

 

112/日,王奶奶家。

 

王奶奶依然挡在门口磨蹭着答腔:“哦,说我藏了8人?笑话,我这小

 

    房子,哪里能藏这么多人啊!”)

 

淹水不由分说,伸手猛然一推,将王奶奶推了一个趔趄,就冲进屋去了。

 

鬼子乙、鬼子丙跟着扑了进去。

 

鬼子丁站在门口观望。

 

屋内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,接着是王奶奶的叫声:“我的东西,妨碍你们什

 

    么?你们为什么砸坏了它?”

 

淹水、鬼子乙、鬼子丙气呼呼地从门里出来,鬼子丁跟着出来,追着同伙

 

    走出巷子。

 

 

113/日,孟虎家院子内。

 

孟虎把鸭递给许耀先,小声说:“你坐下来。”说着用手掌做了个宰杀动

 

    作。

 

许耀先坐到桶边,开始杀鸭。

 

孟陈氏从堂屋出来,继续编织蒲包。

 

孟虎拿起一把扫帚扫地。

 

画外音: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接着就听院门被打得一片乱响。)

 

孟虎望望许耀先。

 

许耀先神色自若,用目光示意他去开门。

 

孟虎稳一稳情绪,拿着扫帚去开门。

 

淹水和3个同伙端着枪扑了进来

 

淹水一双贼眼扫视了一下院子。

 

淹水一挥手,叽咕了一句日语,“検索に行く”(进屋搜查)。

 

鬼子丙、鬼子丁钻进屋去搜索。

 

鬼子乙先进灶屋去查看,出来又到东面厢房检查。

 

淹水围着许先生转了几步,盯着他看了一会,突然端枪指着他用生硬的汉话喝问:“你的,什么的干活?”

 

许耀先明知鬼子在问他从事什么职业,却扬了一下手上已经抹了脖子,还在挣扎的鸭子,故意说:“我的杀鸭的干活。”

 

淹水又喝道:“你的新四军,游击队!”

 

许耀先摇摇头,装着不懂的样子

 

孟虎壮着胆子上前,对淹水说:“他是我耶耶,种田人。”

 

孟陈氏进了灶屋,端来一大瓢热水,倒进团桶,说:“他耶耶,快烫了趁热

 

    挦毛。”

 

黄狗来喜在朝鬼子吠叫

 

孟陈氏怕来喜惹事,赶着狗进了灶房。

 

孟英从灶屋走出来,一见鬼子凶恶的样子,就站在灶屋门前望着。

 

淹水跑过去,一把抓住小英的肩头,指着许耀先恶狠狠地叫道:“小女孩,他是你的,什么人?说谎,死拉死拉的!”

 

孟英现出挺害怕的样子,挣脱鬼子的手,扑到许耀先身上,叫着:“耶耶,我怕,耶耶,我怕!”

 

鬼子丙、鬼子丁从屋子内灰头鼠脑的走出来,说:“家の中の一”。(屋内没

 

    有人)

 

淹水还用狐疑的目光盯着许耀先看,忽又一把推开小英,喝令许耀先“你的,站起来!”接着伸出一只手在他身上摸索。

 

鬼子丙、鬼子丁盯着桶里的鸭子,馋馋地看。

 

(孟虎旁白:“看样子,这鬼子鬼精呢,被他看出破绽,怎么得了?”)

 

孟虎眼珠一转,忽然拿着扫帚走到鸭栏边,把鸭子搅得乱叫。

 

淹水和另外3个鬼子闻声都向孟虎看,接着离开许耀先,走了过来。

 

孟虎一把抓住两只大鸭子,笑咪咪地向鬼子示意:这两只鸭子送给你们了!

 

淹水盯着小虎看了一会,忽然大笑起来,朝鸭栏一指,又竖起两个指头。

 

孟虎只好把鸭递给一个鬼子,又抓了两只出来,递给他们。

 

淹水显得很高兴,拍拍小虎肩膀,竖起大拇指,笑着用生硬的汉语说:“小孩,你的,大大的好!以后,见到新四军,游击队,到王通河,向皇军报告,好处大大的!懂吗?”

 

孟虎装着高兴的样子,笑着点点头。

 

鬼子丁在墙上拿来一段草绳,扎了鸭子。

 

淹水手一挥,带着三个伙,在鸭子的惊叫声里走了出去。

 

 

114/日,柳堡村,路上。

 

路两边都是草屋、猪圈、厕所、菜地、树木。

 

淹水、鬼子乙在前边路上走,鬼子丙、鬼子丁提着两只呱呱叫的鸭子,

 

    在后跟着。

 

孟虎远远跟在后面观察着

 

 

115/日,孟虎家,内。

 

孟英和母亲陪着许耀先在院内。

 

孟英小声问:“许先生,鬼子怎么追你的?”

 

许耀先:“我到小尹庄事——”

 

 

(回忆)

 

116/日,小尹庄村,路上。

 

鬼子戊在追赶村妇甲。

 

许耀先躲在一个草堆旁,手持一根棍子。

 

村妇甲从草堆旁跑过。

 

鬼子戊赶到草堆旁。

 

一根棍子猛然伸出,挡到鬼子戊脚下,将鬼子戊绊了一跤。

 

许耀先现出身来,挥棍痛打鬼子戊。

 

鬼子戊负痛嚎叫。

 

村妇甲快步走开了。

 

淹水、鬼子乙、鬼子丙、鬼子丁拿着抢来的衣服等物,从路上走来

 

远处,许耀先痛打鬼子戊

 

淹水、鬼子乙、鬼子丙、鬼子丁下手上东西,端着枪嗷嗷叫着,扑过来。

 

许耀先丢下棍子奔跑。

 

淹水、鬼子乙、鬼子丙、鬼子丁四个紧追不舍。

 

(回忆毕)

 

 

117/日,孟虎家,内。115场景。

 

孟英和母亲陪着许耀先一起坐在院内。

 

来喜蹲在旁边看着他们。

 

孟虎推,领着张小飞、周银海走进来

 

孟虎生气地说:“许先生,鬼子抢了李兵家一口猪,逼李兵耶耶和堂叔抬

 

    了去。”

 

孟陈氏:“你看见他们向哪里了?”

 

孟虎:“过坝头向北了。”

 

许耀先:“看来,他们是回王通河了。谢谢你们一家,要不是碰上小虎,今天我就危险了。”

 

孟虎笑着一拍张小飞、周银海,说:“还亏他们两个呢!”

 

许耀先笑着问:“是吗?怎么回事情?”

 

张小飞指手画脚地叙述刚才和周银海的小行动。

 

(闪回镜头1

 

张小飞趴在地上拖着树枝捆子飞快地爬进。

 

周银海在张小飞和树枝捆掩护下,跟着爬到路上,飞快地用斧头把两个小树

 

    棍钉在地上。露出约半寸的高度。

 

一把草落在两个小树棍头上

 

(闪回镜头2

 

淹水向自己右边张望,一边继续奔跑着。

 

特写镜头:淹水的一只脚踢在草下一个小树棍头上。

 

淹水跌出老远,一个嘴啃地,帽子掉了,枪也丢了出去。

 

鬼子乙慌忙想刹住脚,却被淹水的一只脚绊住,也跌了下去。抱着枪在地上

 

    翻了一个滚。(闪回毕)

 

 

张小飞:“嘿嘿。我们两个人躲在树棵芦柴棵里,看见两个鬼子跌了个狗吃

 

    屎,忍不住发笑!”

 

耀先哈哈大笑。

 

孟英跟孟陈氏也笑起来。

 

孟英拉着周银海的胳膊说:“银海哥,你真有点子!”

 

周银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。

 

孟虎:“他是我们一群伙伴中的智多星呢!”

 

耀先:“嗯,你们都很厉害!谢谢你们帮助了我!咦,小虎他耶耶呢?

 

孟陈氏、孟英顿时神情黯然。

 

张小飞:“叔叔被九千岁逼走了!”

 

耀先:“啊,是怎么回事?”

 

孟虎讲述道:“那天,我在荡边放鸭······”

 

(画面淡出。)

 

 

(回忆)

 

118/日,孟虎家,内。

 

孟英正在羊圈边拿干草喂两只山羊

 

孟如山牵着一口黑色肥猪,匆匆地走进了院子

 

来喜上前,对着猪子叫唤。

 

孟英笑嘻嘻地过来:“耶耶,你买到猪了?”说着一下子就骑到了猪身上,一手揪着猪耳朵,一手抓过耶耶手上的麻绳,嘴里“驾、驾”地吆喝着。

 

来喜跟在猪子后面叫着。

 

大猪满院乱转,把几只母鸡吓得咕咕地叫着飞跑开去。

 

如山看着这场景,不禁笑起来,戗了扁担,顺手掇了条凳子,坐了下来,问:“

 

    哥哥呢?”

 

孟英:“放鸭去了。”

 

孟陈氏闻声从屋内出来,见到如山,又望望小英,笑骂道:“疯丫头,莫跌下来,磕破脑子!”

 

如山:“你烧水吧。街上乱哄哄的,都说鬼子要来了。”

 

孟陈氏忧虑地说:“鬼子果然要来了?我们这滩怎么办?”

 

如山坦然道:“有什么怎么办?到什么山砍什么柴,到什么日子慢慢挨。鬼子总不能不准杀猪吧?”

 

孟陈氏:“这猪在家杀,又不知要卖几天,才能卖掉呢!”说着,进灶屋烧

 

    水去了。

 

烟囱里升起了烟柱,被西北风一吹,向东南乱散开去,院子里半边天都是

 

    烟雾。

 

如山走进厢房内,一会拿出一只大桶和一把杀猪刀,把大桶放在天井内,用大拇指试试刀锋,见刀锋不利,就拿来磨刀砖,舀来一大碗水,放在长凳上,操了一把水淋到刀砖上,呼吃呼吃地磨了起来。

 

(画外音:院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怪声:“孟大哥在家吗?”

 

烂红眼一脚跨进了院门,穿过过道,走到院子里。

 

如山盯着她看了一眼。

 

烂红眼慌忙避开他的目光,拿红眼把院子里扫了一遍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哟,猪还没杀呢,我家来客了,想打几斤肉的,过一会再来吧。”自言自语地说着,就忙忙地转身走出门去。

 

孟如山用力吐了口唾沫,继续磨刀。

 

画外音:“笃、笃、笃!”东边小门忽然被人敲响。)

 

如山一愣,脱口大声问:“哪个来了?怎么不走大门?小英,去开门。”

 

孟英正拿了个小圆桶过来,预备给耶耶等猪血,听见吩咐,忙放下桶去开

 

    门。

 

张良俊一步跨进来,顺手带上门,又叫小英:“去把院门关了。”

 

孟英应诺,连忙走去关院门。

 

张良俊喘着气,额上还有细小的汗珠,一见如山劈头就说:“你还不快走!”

 

如山:“什么事?”

 

良俊:“九千岁带了四五个人,拿着枪来抓你了。”

 

如山:“你怎么晓得的?”

 

良俊:“刚才,我经过黑狗飞家门口,听见九千岁说什么,你是绊脚石,先抓了 

 

    你,下面才好办事。

 

孟如山怒道:“他又想干什么坏事?

 

良俊:“我估摸着,你春天带人阻挡他强买郑寡妇的地,他一直怀恨在心,这次就是来报复的。算了,来不及详谈,你得赶紧躲躲去。”

 

孟陈氏急忙从灶间出来,对如山说:“如山,大哥说得对,你还是赶紧躲一躲吧。”

 

如山怒气冲冲地说:“怪不得刚才烂红眼来,说要打肉,实骨子是来做探子,看我在不在家呢

 

张良俊:“就是呀,我见她在前边,才从后门过来的。好汉不吃眼前亏,你

 

    快走吧。”

 

孟陈氏也催促说:“不行,你先到沙沟小虎他大舅家躲几天再说。”说罢转身

 

    进屋。

 

画外音:远处传来一阵狗叫。)

 

张良俊紧催如山:“怕是他们来了,快从后门走吧。”

 

孟英“哇”地一声哭起来,拉着父亲不放手。

 

张良俊哄着:“小英,乖,别怕。”说着拉开她。

 

如山拿了一块旧布,包起杀猪刀,揣到怀中。

 

孟陈氏从屋内赶出来,递给孟如山一个钱包:“你把这些钱带上,防着要用。”

 

如山推辞。

 

张良俊说:“带上吧,在家千日好,出门一时难。”

 

如山接了钱,揣到怀内,又交待妻子:“你快把猪子藏起来,让这些活贼看见,要被拖了去。”

 

良俊忙说:“这事交给我,你放心。”

 

如山感激地一拍良俊的肩膀,望望妻子、女儿,打开偏门跑了出去。

 

大黄狗来喜跟在后面追。

 

孟陈氏吆喝:“来喜,回来!”

 

来喜听话地停住。

 

张良俊对孟陈氏说:“我帮助把猪先赶到我家藏起来。小英啊,莫哭了,你耶耶本事大呢,不会有事的。”说着赶着猪从偏门匆匆走了。

 

孟陈氏定了一下神,关好偏门和院门,把几件旧衣裳丢进准备杀猪的大桶,舀来热水,坐下来要洗。

 

画外音:一阵脚步声,接着院门被敲得山响。)

 

孟陈氏不慌不忙地走过去,拉开门栓,把两扇门开得大大的。

 

黑狗飞站在门外,一见孟陈氏,便退到一旁。

 

九千岁出现在门口。

 

孟陈氏见到九千岁,冷冷地说道:“哟,是蒋乡长,你老贵步,稀罕到寒舍

 

    走走。”

 

九千岁“嘿嘿”冷笑两声,边进门边说:“听说你家男子汉本事大得很呢,我特地来拜访他!人呢?”

 

孟陈氏针锋相对:“你抬举他了,他一个杀猪的,除了抓猪杀猪,蛮猪蛮杀,还能有什么本事?”

 

九千岁听出这娘们话里带刺,不好发作,气呼呼地走到院子中间。

 

黑狗飞、黑蝎子、夏管家、拿枪的乡丁甲、乙、丙、丁和保长郑福来跟着

 

    涌进来

 

郑福来打着哈哈说:“没什么大事,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

来喜冲着这群人叫着。

 

孟英抱着狗,怒视着他们。

 

九千岁将院子扫视一圈,恼火渐生,冲着孟陈氏喝道:“叫你男出来!”

 

孟陈氏故作惊讶道:“阿呀,不巧,他一早出去了,要晓得你大驾来,就在家恭候咧。”

 

黑狗飞忙道:“刚才有人看见他在家的,现在到哪里去了?快把他找回来

 

    呀!”

 

孟陈氏:“他说上郭桥去打把刀,你们来时,在路上就没撞见他?”

 

九千岁明知这女人是在戏弄他,气得七窍生烟,挥手大喝一声:“给我搜。”

 

乡丁甲、乙 、丙 、丁说声“是”,端着枪冲进屋去了,只听嚯里通隆一阵乱响

 

孟陈氏冷着脸色不理九千岁。

 

乡丁甲、乙 、丙 、丁陆续出来报告:“屋内没人。”

 

九千岁铁青着脸,发狠道:“躲得了初五,躲不过一十,除非他死不回家来,早上买回来的猪呢?”

 

孟陈氏干净利落地回答:“没买到。”

 

黑狗飞振振有词地说:“你骗哪个?我家里的刚才来,亲眼看见他磨刀,你家这个小闺娘还骑在猪身上玩呢。”他指指小英。

 

九千岁又朝乡丁一挥手。

 

乡丁甲、乙忙进灶屋

 

乡丁丙、丁跑入厢房

 

只听灶屋厢房一阵乱响。

 

乡丁甲、乙出来报告:“报告乡长,看见猪子。”

 

乡丁丙、丁出来报告:“报告乡长,猪毛也没查到一根!”

 

九千岁大发雷霆说:“孟如山抗拒政府,欠税欠费,他一回来叫他赶紧去乡政府认罪补缴,不然的话,就叫他去尝尝宝应大牢牢饭的滋味。”又向羊圈两只羊一指:“牵走,充抵一些欠费!”

 

孟陈氏上前阻挡,被乡丁甲、乙拉开。

 

乡丁丙、丁从羊圈里拉出两只羊。

 

九千岁带着人扬长而出。

 

孟陈氏一下子坐到凳子上默默流泪。

 

孟英见状,叫着娘哭起来。

 

来喜默然看着她们,好像也十分难过。

 

    (回忆毕)

 

 

119/日,孟虎家,院内。117场景。

 

孟虎气愤地说:“后来,他们又到小哑巴家,逼哑巴娘卖她家二亩地,竟活活逼死

 

    了哑巴娘!”

 

孟陈氏:“是张良俊带领大伙跟九千岁斗争,逼他出了安葬费。”

 

许耀先:“张良俊做得

 

孟英悄悄向张小飞竖大拇指。

 

张小飞开心地咧嘴一笑。

 

周银海:“后来,老和尚舍不得哑巴,带他到庵上去住了。”

 

许耀先点点头,义愤地说:“蒋国枝这种人,听说正要投靠日本人,做维持会会长。那样,他就更加狗仗人势,胡作非为,欺压老百姓了。咱们穷苦人只有团结起来,才能鬼子和们这些走狗斗争。

 

孟虎、张小飞、孟英认真听着

 

周银海默默地点头。

 

 

120/晚,孟虎家,内。

 

西厢房里,一张木床,旁边一张床头柜,上面一盏油灯如豆。

 

许耀先和孟虎各坐在一个床头被窝内,对脸交谈。

 

许耀先:“小虎,我要复课教书,你去不去?”

 

孟虎高兴地叫起来:“太好唻,我去。”忽然又焦虑地说:“我妹妹还小,鸭子没 

 

    放怎么办?”

 

许耀先安慰他:“不要紧,你早上、下午都可以放过鸭再去。”

 

孟虎笑了:“那可好咧,多晚开学?”

 

许耀先:“明天我去找郑保长,谈妥了,后天就复课。”

 

孟虎:“哎,许先生,将近一年不见你,你上哪里了?”

 

许耀先:“嘿嘿,有急事,没来得及跟你们打招呼。”

 

(旁白:年初,许耀先被中共高宝工委调去高邮,最近受命来宝应东荡地

 

    区从事地下抗日工作。这是秘密,孩子们怎么能知道呢?

 

孟虎:“哎呀,可把我们几个想死了!有人还淌了猫尿呢。”

 

许耀先哈哈大笑,道:“是吗,我想请你做件事,你肯不肯?”

 

孟虎:“许先生,你怎么客气了,你说什么事我都干。”

 

许耀先:“首先,以后你们叫我老师,别叫先生了。”

 

孟虎:“老师?你不老啊?”

 

许耀先哈哈一笑:“老师没有老的意思。私塾今后也叫小学。”

 

孟虎觉得新鲜,笑着说:“行,许老师,你要我做什么?”

 

(本集完)

 

 

 

 

第五集

 

主要情节:银海娘进镇买蒲包被鬼子洋马撞伤,少年义愤填膺,定计出击;孟虎、张小飞入据点对洋马下手。

 

出场人物:银海娘周银海、张大娘、马夫甲、马夫乙、刘掌柜、老奶奶、小伙计、行路人、孟陈氏、孟虎、孟英、小飞娘、张小飞、李兵、李侠、李兵娘、郑老汉、鬼子戊

 

 

51/夏天。日,周银海家,内。

 

银海娘背起一捆蒲包。

 

周银海:“娘,我陪你一起去吧,路上也好换了背背呀!”

 

银海娘:“你代姨父家好好放牛,做事去。别挨姨夫吵。这事娘做得了。”她背着蒲包一瘸一拐地走出门去。

 

周银海站在门口,关切地大声说:“娘,路上小心!”忧郁地望着娘走出好

 

    远。

 

 

52/日,王通河镇,外。

 

银海娘拖着病腿,背着蒲包一瘸一拐地走在镇里。

 

前面街边有个小砖堆砖堆对街有个烧饼店。

 

银海娘走近砖堆倚靠去,坐歇一阵。

 

张大娘在门口卖烧饼,吆喝:“烧饼唻,喷香脆松的烧饼!”又跟银海娘招呼:“嫂子又来卖蒲包了。”

 

银海娘应诺一声,又问:“大姐,生意好吗?”

 

张大娘:“唉,哪里好得起来吆。”

 

银海娘又背起蒲包,吃力地站起来,往前走去。

 

前面是挂着茂源杂货店招牌的小店。

 

(画外音:有人大喊:“洋马来了,快让路啊!”接着,一阵马蹄声由远而

 

    近。)

 

银海娘连忙朝路边让去。

 

马夫甲、马夫乙骑着马,又各牵着两匹洋马冲了过来。

 

街道几乎被洋马挤满。

 

两个空手的行路人慌忙站到一户人家台阶上。

 

银海娘被撞上了,头一下子磕在茂源杂货店的台阶下边,人顿时昏厥过去,小半天没有动静,头上流着血。

 

马夫甲、马夫乙哈哈笑着,赶着马跑远了。

 

刘掌柜站在店门口,惊呼一声“阿呀!”见鬼子去远,忙走出店门,招呼:“张大娘,你快过来一下。”

 

张大娘应诺着,赶紧过来和刘掌柜一起把银海娘身上的蒲包卸了下来。

 

银海娘头上还在淌血

 

刘掌柜赶紧跑进屋去,抓来一把香灰,压在银海娘伤口上止了血,又拿来一张柳条椅子,放在街边屋檐下。

 

张大娘和刘掌柜一起把银海娘抬上去躺下。

 

张大娘又用食指按掐银海娘的人中穴。

 

银海娘终于吁了一口气,睁开眼睛,望望两个人,低声说:“谢谢大哥,大

 

    姐!”

 

张大娘问她:“你伤着哪里了?”

 

银海娘两手撑住椅子扶手,想站起来,却叫了声“啊哟”,脸上显出十分痛苦的表情,有气无力地说:“腰象断了似的,不能动,这怎么得了啊!”说着哭起来。

 

围过来七八个邻居,伙计,行路人。

 

老奶奶:“鬼子丧德啦!”

 

小伙计:“就没人治治这些东西?”

 

行路人:“得找大夫来看看呢。”

 

刘掌柜说:“我看我帮你去把蒲包卖了,雇两个人把你抬回家去,再请先生治治,在这滩总不是事。”

 

众人都说,“对,这样好。”

 

银海娘感激地说:“好大哥,多谢,就请你做主。”

 

张大娘冲来半碗糖水。

 

刘掌柜背起蒲包去了。

 

张大娘边喂着银海娘糖水,边向周围人说:“你们不晓得,她是个苦人,老家是丹阳的,男人被鬼子飞机丟炸弹炸死了,自己的腿也炸伤了,带着儿子投奔妹妹的,唉,黄鼠狼偏拣病鸡子拖啊!”

 

众人同情地叹息、小声愤怒地咒骂。

 

老奶奶:“唉,这世道!”

 

小伙计:“这样横行霸道,不会有好下场!”

 

53/日,周银海家,内。

 

银海娘躺在床上呻吟。

 

周银海抓着娘的手边哭泣边骂:“狗强盗,不得好死,总有一天,我要报仇!”

 

孟陈氏提着一个小竹篮(竹篮里装着鸡蛋)带着孟虎、孟英,急急忙忙进

 

    门来。

 

孟陈氏放下竹篮鸡蛋,忙着上前拉着银海娘的手:“大娘,撞在哪里了?”

 

孟虎抓住周银海的手,气愤愤地说:“气人了,上回,我看见鬼子撞倒一个挑茨菰的老爹,恨不得就宰了他!”

 

孟英红着眼睛,站在旁边看着流泪的周银海

 

小飞和小飞娘快步走进来。

 

小飞提着一个淘米箩,箩里有白米和一个纸包。

 

小飞:“小虎哥,咱们非要想个办法,煞煞鬼子的凶气!”

 

李兵、李侠和李兵娘一起跑来。

 

李兵提着一只袋子。

 

李侠拎着一个油瓶。

 

李侠放下油瓶,大声对小虎说:“小虎哥,咱们想个章程,治一治鬼子,除掉这些害人的洋马!出一口气。”

 

李兵娘拍了李侠一巴掌,训斥说:“伢子莫瞎说。”

 

郑妻带着儿子郑启荣、启华、女儿郑启花一起进门来。

 

孟虎连忙向李侠使个眼色。又搂过小飞,跟他耳语:“等一会,我们几个,

 

    找地方商量商量!”

 

 

54/日,野外,荡边。晴天。

 

紧靠湖畔,一片草地。近处湖畔有34丛芦苇。

 

隔着宽阔的水面,远处是茫茫一片芦滩。滩上长满34尺高的芦苇。

 

孟虎、小飞、李兵、李侠坐在荡边的草地上密谈一件事

 

孟虎问小飞:“你那天看见马棚门口,有鬼子站岗是吧?”

 

小飞:“就是啊,那个甲鱼凶得很,不让我靠边。”

 

孟虎:“那个围墙有多高?”

 

小飞:“有一人多高呢。”

 

孟虎:“像我们能不能爬上去?”

 

小飞:“不容易呢,你想干什么?”

 

李侠:“这还用问,想办洋马呗。”

 

小飞盯着孟虎苦恼地说:“我晓得你的心思。这几天,我也在伤脑筋,怎么下手,让那些老甲鱼吃个大闷苦,可我就是笨,还没想到好办法。”

 

李兵笑了:“你还笨,机灵的跟孙猴子似的。”

 

小飞拍了他一掌,笑着回击道:“你个秀才才像猴子呢。”

 

孟虎:“我们要真象猴子多好啊,连蹦带跳,跳到马棚里去,弄些什么药,叫洋马通通完蛋!”

 

李侠神气活现地说:“象齐天大圣才好呢,七十二变,变个小麻雀飞到据点,轻轻巧巧,把事就办了;鬼子来了,手一指,定,用定身法把他们定在那里,嘿嘿,呆着去吧!”

 

小飞不屑地撇嘴:“还费那个事,把金箍棒变得高高大大,山一样滚过去,把炮楼都压成平地,莫说马了!”

 

李兵一笑,脸色阴下来,忧愁地说:“有什么东西能吃死马,又能让马自

 

    动吃下肚呢?”

 

小飞忽然两眼放光:“哎!过去,庄上黑狗飞的妹妹,被他耶耶逼的嫁给五闫王,他妹妹不肯,不是说吃了几根针寻死的吗?”

 

李侠拍手叫道:“对呀,把针裹在草里喂马,不声不响,就要了它的命。小针又不象毒药难弄。”

 

李兵:“可是,有什么办法把针送进据点,送到马槽去呢?”

 

孟虎:“对,先不先,人要混进据点,还要进了马棚,才能办事。事完了,还要能蹓出来,不能把我们的命搭上。

 

李侠:“可是,除了鬼子和送草的,外人连马棚都进不去啊!”

 

小飞:“是啊,生人就是混进去也出不来呀!”

 

孟虎皱眉想了一阵,一拍大腿:“就在送草的身上着眼!”

 

李兵不以为然:“送草的哪敢?被鬼子发现,就怕一家子都送命。”

 

孟虎伸开两个膀子,搂过小飞、李兵、李侠,对着他们小声叽咕了一阵。

 

(静音)

 

小飞、李兵、李侠听着听着,眉开眼笑地点头,说:“这样能行。”又一

 

    起问:“怎么出来呢?”

 

孟虎一边思考,一边慢慢地说道:“大白天是不能了,只有等到天黑,找个僻静地方,从圆沟游出去。”说罢,掉脸望着小飞:“你敢不敢去?”

 

小飞生气了,认真说:“小看人,你敢我有什么不敢的?你敢到哪滩,我就敢到哪滩,上刀山也不怕。”

 

 李兵、李侠两个急道:“不行,我们也要参加。”

 

 孟虎:“好兄弟,这不是打狼撵兔子的,人多了不行。小飞熟悉情况。你两个要服从团里统一安排。”

 

李侠鼓嘴说:“你团长就是拿服从压人。”

 

孟虎:“不是这话,你们准备两样东西,就算都出力了。”

 

李兵:“什么东西?”

 

孟虎小声说了几句。(静音)

 

李侠拍着胸脯说:“这个包在我们身上。”

 

孟虎:“好,注意保密,跟谁都别说。”说着亮出手掌。

 

小飞、李兵、李侠三个人都伸出手来,和小虎用力相拍,一齐说道:“一

 

    言为定。”

 

 

55/日,小尹庄村西路上。阴天。

 

路两边都是草屋、菜园、猪圈、草堆、树木。

 

孟虎、小飞两个人并肩走来。一面走一面观察着两边情况。

 

前头路拐了个弯;过了弯,有一户人家的草屋;草屋后面可以看得见那棵大歪柳树。

 

孟虎、小飞走过路弯,经过这户人家屋后。

 

这人家离山墙头78步距离,靠路边堆着一堆芦柴。

 

孟虎看看前后左右,小声说:“就是这里了,前天我摸准了的,这家人现在下田干活了。草车准来吧?”

 

小飞小声回答:“准来,我也摸准了。”

 

孟虎指指芦柴堆:“那我们先到那边去做准备。”

 

孟虎、小飞走到柴堆跟前,合力移动一捆芦柴,靠柴堆竖立起来,然后又移动一捆芦柴,靠柴堆竖立起来,就绕到柴堆里

 

孟虎、小飞依靠着柴堆,对视着一笑。

 

孟虎从怀里拿出一个纸包,打开。

 

纸上是10几个焦黄的长圆形面球和一个小纸包缝衣针。

 

孟虎看着面球说:“这弟兄两个做事还真细。”

 

小飞:“是不错。”他拿过小纸包开了封。

 

一根根小缝衣针在纸上闪闪发光。

 

孟虎拉小飞蹲下来,把纸包放在地上,捏起一个面球。

 

小飞拈出一根针,就往面球里插进去,连续插了三根。

 

孟虎放下面球,又拿起一个面球

 

小飞拈出一根针,再往面球里插进去

 

特写镜头:地上,插过针的面球一个一个地增加;没有插过针的面球一个一个地减少孟虎的手拿走最后一个面球。

 

孟虎把纸包重新包好,揣到怀里。

 

小飞把缝衣针的包装纸搓成小球,用力扔了出去。

 

孟虎望着东边路口,说:“你耐心等在这里,我到墙角上去看住,车一来,我就打手势。”

 

小飞:“你放心,不会耽误。”

 

孟虎走向墙角。

 

小飞贴在柴堆边看着,额上不知不觉地流出了些小汗珠。

 

孟虎揉揉脖子,继续探头张望。

 

画外音:远处传来了车轮声。)

 

老汉拿着鞭子赶着一头骡子,拉着堆得高高的一车稻草远处路上出现了。

 

孟虎忙向后挥了一下手。

 

小飞立刻快步走到竖着的柴捆跟前,两只手抱住柴捆,紧张地看着小虎。

 

路上传来车子轱辘沉重的轧道声。

 

孟虎忽然把手向后面一招。

 

小飞忙将一捆柴草用力推倒,横卧在路上,又将另一捆也推倒了,就迅速跑到柴堆里

 

孟虎也跑过来,跟张小飞一起掩在草后,露出小半边脸观察。

 

郑老汉赶着车,拐过路弯。抬头观看。

 

特写镜头:前面路上横着两捆柴草,挡住去路。

 

郑老汉皱起眉头,叽叽咕咕地说:“这家子做事多毛糙,把个柴倒在路上,瞎耽误人功夫!”看看到了柴草跟前,才吆喝一声:“吁——”把车停住,就放下鞭子,弯腰去搬柴。

 

孟虎一拉小飞。两个人就轻手轻脚地快步走到车屁股后

 

孟虎转脸看看路上无人,向小飞一努嘴。

 

孟虎、小飞同时一耸身,抓住草捆,十分灵活地爬上了车顶,迅速卧倒

 

    下来。

 

郑老汉把芦柴放到柴堆脚下,回头,搬走第二捆柴。

 

孟虎、小飞两个人麻利地解开了一捆稻草,把全身遮盖了一层

 

稻草缝隙里面的镜头:孟虎、小飞互相搂抱着,对视着无声地咧嘴一笑。

 

郑老汉把芦柴放到柴堆脚下,回到车旁,拿起鞭子,“驾”了一声,车子

 

    又行动了。

 

孟虎、小飞在车顶上不敢动弹,不敢说话,随车颠簸着。

 

     特写镜头:透过稻草缝,隙隐约看见孟虎、小飞的面孔。

 

     (画外音:车轱辘“吱、吱、呀、呀”,骡蹄子“踢、踢、笃、笃”,郑老

 

         汉的脚步声“擦擦、擦”地响着,还不时传来郑老汉的吆喝声。)

 

 

56/日,王通河镇哨卡外。阴天。

 

两个哨兵持枪站在路口。

 

草车出现在哨卡面前。

 

一个哨兵叫了声:“郑老头,你又来了!”

 

特写镜头:透过稻草缝隙,里面只见孟虎与小飞对视了一眼,用眼色在互

 

    相提醒

 

(孟虎旁白:别动,这是到哨卡了。

 

车子没停,径直过了卡子,上了砖头铺的街面,平稳起来。

 

特写镜头:稻草缝隙里,孟虎与小飞的手紧握了一下,互相壮胆打气!

 

突然,车头向上翘起来,又颠了几下。

 

稻草缝隙里,孟虎与小飞向后一滑两个人急忙伸手扒住前面的草捆,

 

    轻轻向前移动一下

 

特写镜头:稻草缝隙里面里,孟虎与小飞对脸一看,脸上都是汗珠。

 

草车过了木桥。

 

特写镜头:透过草缝向外看外面隐隐约约可见炮楼、营房。

 

稻草缝隙里面镜头:张小飞贴着孟虎耳朵说什么。

 

(张小飞小旁白:“刚才是过桥,快到了!”

 

孟虎微微点头,用力握了一下他的手,也贴着他的耳朵说了一句。

 

(孟虎旁白:“莫怕,见机行事!”

 

小飞微微点头。

 

 

57/日,敌据点,外。阴天。

 

草车来到吊桥头。

 

吊桥里面的岗亭里站着一个持枪哨兵。

 

特写镜头:稻草缝隙里面,孟虎、小飞埋下头。只见两对眼睛。

 

(画外音——郑老汉叫了一声:“老总!”

 

(画外音——哨兵回答:“你来了,郑老头,车上有没有夹带?”

 

——车子上吊桥了,车轮压出了空空的声音。

 

——郑老汉笑着问话:“嘿嘿,有啊,藏在草里头呢。”)

 

特写镜头:张小飞朝虎瞪大了眼睛。

 

(画外音——哨兵哈哈一笑,说:“借你个胆子也不敢!”

 

——郑老汉的声音:“那倒是。”)

 

特写镜头:张小飞伸了伸舌头。

 

车子在据点里行走着,拐了两个弯。

 

特写镜头:稻草缝隙里孟虎、小飞的两对眼睛。

 

(画外音——鬼子戊问话:“你的,送草?”

 

——郑老汉:“是我,太君,开门哪。”)

 

草车停了下来。

 

 

58/日,马棚,外。阴天。

 

鬼子戊在开木栅门的锁。

 

特写镜头:稻草缝隙里,孟虎、小飞的两对大眼睛。

 

(画外音:一阵“咔嚓咔嚓”的开锁声接着又是“吱”的一声,是鬼

 

    子戊打栅门了。

 

——郑老汉吆喝一声“驾!”)

 

 草车启动了。

 

 特写镜头:透过草缝向外观察的画面——围墙、仓库、马棚、草堆。

 

 草车又停了下来。

 

鬼子戊的猪耳朵帽,绕着车转了一圈,又离开,出了木栅门。

 

离车屁股约3步距离,是一个草堆;一道院墙跟草堆平行。
 孟虎慢慢地抬起头,看郑老汉的动静。

 

郑老汉向院角上走去

 

       院墙旁戗着一把草叉。

 

特写镜头:稻草缝隙里面,孟虎向张小飞一努嘴。

 

孟虎、张小飞轻轻地掀开覆在身上的稻草,一起从车屁股后面滑到地上。

 

孟虎、小飞踮起脚尖,跨大步,走到草堆跟前,贴着草堆直往东

 

    。一直来到草堆东首。

 

孟虎把小飞拉到身后,回头向西观察,又抬头向上看,顿时大吃了一

 

    惊。

 

南边院墙外炮楼,炮楼顶上有个鬼子人影晃动。

 

孟虎连忙拉着小飞,掩到草堆头底下的死角里,紧贴住草堆根蹲下来,

 

    伸出一根手指按在嘴上,示意小飞莫开口说话

 

画外音:洋马打了个很响的响鼻。)

 

孟虎、小飞一惊,互相一看,不敢动弹,侧耳听了一会动静

 

画外音:传来郑老汉叉草的“嚓嚓沙沙”声。)

 

孟虎一按小飞肩膀,和他干脆贴着草堆坐了下来。

 

画外音:听见草叉刮车的声音。过了一会,一阵脚步声由近而远,

 

一会又由远而近,接着是郑老汉“驾”的一声吆喝。空车隆隆地

 

响着,伴着骡蹄声出了院子。

 

孟虎、小飞互相一看,微微点头。

 

       (画外音:郑老汉招呼:“太君,锁门吧。”接着是一阵愈来愈小的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空车响,伴着骡蹄声、脚步声。接着是“吱”、“咣当”、“咔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嗒”声。

 

       孟虎跟张小飞附耳小声说:“是鬼子在关门、上锁。

 

小飞微微点头,和孟虎对视着

 

两个人不约而同松了一口气。

 

孟虎跟小飞耳语:“不能乱动,一到空地上去,就会被炮楼上的家伙看

 

    见。”

 

小飞也对小虎耳语:“老在这里呆着也不是事啊?”

 

孟虎小声说:“是呀,万一鬼子进来喂马,就会发现我们,我们得先藏

 

    起来。”

 

小飞小声道:“要不,先钻到草里去。”

 

孟虎想了想,指指面前的围墙轻声问问:“外边不几步就是圆沟了吧?”

 

小飞肯定地点点头。

 

孟虎又小声说:“我前天来看路。从河东边走过,过了圆沟是一大块蚕

 

    豆地,过蚕豆地就有人家。我们马上到草堆顶上去。”

 

小飞惊讶地小声说:“那不是更被那些狗甲鱼看见了?”

 

孟虎小声说:“我们头上用草顶起来,从北边背后慢慢地上去,一边看

 

住敌人,等炮楼上的人一转过那边去,就往上爬,到顶上钻进草里,

 

这样,万一有什么意外,我们就从草堆顶上抱住一捆草,跳到围墙

 

外头,游过圆沟,冲过蚕豆地,敌人想追也来不及了。”

 

小飞笑了笑,小声说:“好主意。”

 

孟虎轻声说:“你先莫动,让我先去看看。”他躬起身,紧贴草堆,转到

 

    北侧。

 

马棚、洋马赫然在目,相距只有两丈远

 

6匹马被栓在马槽后面。马槽共有三个,两匹马合用一个。

 

(孟虎旁白:“跑七八步就能够到马槽。不行,不能太冒险。”)

 

孟虎又回到小飞身边,做了个手势。

 

孟虎、小飞合力拔下一捆稻草,解开腰子,轻手轻脚地各自做成一个大草帽

 

孟虎看着张小飞一挤眼睛。

 

两个人各自把草帽顶到头上,踮起脚,走到草堆北侧,就手脚并用,慢慢地往草堆上爬。渐渐爬到接近部。

 

孟虎一按小飞,让他停下,自已慢慢抬头,透过草缝,向炮楼上观望

 

炮楼上没有一个人影

 

孟虎便把小飞胳膊。两个人灵猴一般窜上了草堆顶。

 

南面围墙外,露出鬼子戊半截猪耳朵帽和肩头亮闪闪的刺刀。

 

孟虎连忙一按小飞伏下身子。等了一会,不见动静,就一碰小飞

 

    

 

孟虎、小飞轻轻扒开身下一个草捆,像黄鳝回洞一般,缩下了身子

 

    坐进草捆腾出的位置

 

鬼子戊似乎听见一些响动,向外走了几步,转身掉头向草堆上扫视了一番,没看出什么异常,又转过身去,走动起来。

 

(画外音:马夫甲招呼:馬にえさをやって,ドアを開ける、小原ました。{

 

    原,开门,喂马了。}

 

画外音:脚步声,开锁声,接着是栅门打开的声音。

 

特写镜头:透过草缝向外看——

 

马夫甲走进仓库,一会儿出来,一手夹着一只柳笆斗,一手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大麻袋,走到一个马槽跟前。

 

马夫甲放下笆斗,提起麻袋,依次往每个槽里倒了些铡好的草料;放下空麻袋,他又端起笆斗,往槽里倒细料。

 

六匹马早已按捺不住,抢着吃起来,“呼哧呼哧”的声音响遍马棚内外。

 

马夫甲提笆斗,麻袋离开

 

画外音:脚步声,上锁声,接着是栅门被关上的声音。

 

小飞动了动身子,嘴贴小虎耳朵小声说:“脚都麻了。”

 

孟虎想了一想,头看看炮楼上,贴近他耳朵说:“我们分个工,你继续面朝马棚,看住里边,我转过去,看住外边,我们正好小小地活动一下腿脚慢点、轻点。”

 

小飞小声“嗯”了一声,轻轻地抬起身子,动了几下腿脚,又缩了下来

 

孟虎慢慢转了个向

 

张小飞刚过了一会儿,又凑近小虎耳语:“那匹马也在。”

 

孟虎小声问:“那匹?”

 

小飞小声说:“就是眼睛打坏的那匹。”

 

孟虎小声道:“少说话。”

 

小飞过了一会又跟孟虎耳语:“弹弓带来了。”

 

孟虎左手轻轻一捏他膀子,轻声警告:“莫瞎动!”

 

小飞小声说:“我这个位置,正好够打到马槽。”

 

孟虎瞅他一眼,又慢慢仰头朝炮楼望了一眼,再慢慢地转过头,看看马棚下的情形。

 

六匹马吃得正欢,马头下,三个大马槽成“一”字形排列,竖对着这边,有点斜角。

 

孟虎疑惑地小声问:“能行吗?”

 

小飞小声说:“这边斜对住,能行!这畜牲吃的声音这么大,弹起来小鬼子听不见。我就怕这些畜牲吃饱了,等天黑我们下去,送给它它不吃。”

 

孟虎想了想,小声说:“有些道理,这会儿它们正饿,这样,我看住站岗的和炮楼上,一有动静,我就捣捣你。你就立刻停止。”说着从草肚里伸过手去,摸到小飞肋下,用手点了两下。

 

小飞被触痒了,差点笑起来,连忙咬住嘴唇,微微点了一下头。

 

孟虎瞪大眼睛,透过草缝,细细观察。

 

特写镜头:稻草缝隙外面,鬼子戊的猪耳朵帽在西头走动炮楼上,不

 

见敌人的身影。
孟虎凑近小飞耳语:“你轻点,慢点,瞄准了再出手,千万莫急。可以

 

了。”

 

小飞小声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

孟虎缓缓地从怀里掏出纸包,打开,取出一粒焦黄的面球果子,递给他。

 

小飞从衣袋里掏出弹弓,安好,慢慢伸出草外,拉紧了牛筋,瞄准最外边的马槽,右手微微颤抖着松了手。

 

特写镜头:面球“呜”的一声飞了出去。撞击在头一个马槽的槽头板上,弹回二三尺远,落到了地上。

 

小飞额上冒汗,贴近小虎小声说:“坏了,打在马槽上,掉下地咧!”

 

孟虎想了想,小声说:“大概面果子轻,没有小石子窜得快,你莫慌,稍微再加点劲,角度略抬高些,试一回看。再不行,就到天黑下去。”说着又递给他一个面球。

 

小飞:“我晓得。”他定了定神,又安好面球,举起弹弓,抬高了些弹道,加大了些力量,一松手,发了出去。

 

       特写镜头:面球“呜”的一声飞了出去。落在第一个马槽的草料里,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马嘴很近的位置。

 

马伸嘴嗅着面球。

 

小飞抑制不住兴奋小声告诉小虎:“进去了!”

 

孟虎小声叮嘱:“好!悠着些,再来。”又递去一个面球。

 

小飞手也不抖了,脸上的汗水不断流淌着,顾不上抹一下

 

特写镜头:弹弓接二连三地弹出面球面球在空中飞行,弹无虚发地一个个分别落进3马槽里

 

小飞激动地说:“吃了,我看见吃进去了!”

 

孟虎急忙对他的肋部连点了两下。

 

鬼子戊的猪耳朵帽向这边走过来,还抬头向草堆上张望。

 

孟虎紧张地注视着。

 

特写镜头:鬼子戊狐疑面容。

 

鬼子戊看了一会,又转身走开了。

 

孟虎这才轻轻松了一口气,小声说:“把你乐的,忘形了!咱这是在老虎窝里呢!全打中了?”

 

小飞兴奋地小声说:“全打中了,第二匹马吃了,第五匹也吃了,第六匹,好像也吃到了!旁的,头低着,看不清。”

 

孟虎看看小飞

 

特写镜头:稻草缝隙里面,张小飞笑容如花一般在汗水里绽放

 

稻特写镜头:稻草缝隙里面,孟虎也忍不住笑了,低声说:“好兄弟,歇着吧。”

 

画外音:张小飞肚子咕咕响了几声。)

 

张小飞不好意思地小声说:“这会知道饿了!”

 

孟虎伸手入怀,轻轻地掏出两段熟藕,递一个给小飞,小声说:“吃了,养养神,天一黑,咱们就走。”

 

小飞接过烂藕,把弹弓往稻草下面的口袋里一塞,就大口大口地吃起

 

    来。

 

孟虎也轻轻的吃着。

 

(旁白:张小飞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中,却粗心大意,把弹弓揣到了衣服的外面,落在草里,为自已埋下了一个祸根。)

 

张小飞吃完最后一口东西,不由自主地耷拉下眼皮。

 

孟虎看看小飞说:“你困了,就睡一会吧。”

 

小飞:“你呢?”

 

孟虎:“我看住敌人。”

 

小飞:“嗯,马上我换你。”说着,就眯起了眼睛。

 

孟虎睁大眼睛看着。坚持了一会,终于撑持不住,也合起眼睛,在草窠里渐渐睡着了,还轻轻地打起鼾来。

 

这时起风了,到处是风吹物鸣之声,把他们的鼾声掩盖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接着只见天空乌云翻滚,“轰隆隆”一阵雷声传来。

 

特写镜头:稻草缝隙里面,孟虎、小飞同时惊醒了,猛然睁开眼睛。

 

天色陡然阴暗下来,雨点打在他们头顶的草上,草堆上,马棚上,屋顶上,发出唦唦的响声。

 

特写镜头:稻草缝隙里面,雨水从孟虎、小飞头顶、脸上流下来,淋湿了他们的衣裳。

 

孟虎转头看看院墙外。

 

猪耳朵帽不见了,炮楼上,不见一个鬼影。

 

孟虎小声说:“敌人下岗了,你冷吗?”

 

小飞:“有些。”

 

孟虎:“你跟我贴紧些,两个人有点热气。”

 

小飞紧贴过来。两个人紧紧挤在一起,互相温暖着。

 

小飞小声道:“对了,老甲鱼们都进窝了,我们再弄一捆草顶起来,不是就淋不到雨了吗?”

 

孟虎十分赞许的口吻:“还是你聪明。”

 

孟虎、张小飞又分别扒出个草捆来,并肩坐进凹塘里,把草捆顶到头

 

    上。

 

 

59/晚,柳堡村,外。

 

雨停了,天上没有月亮,只见少许星星,在一闪一闪的眨眼。大地笼罩在夜幕下。柳堡村里一片安静,只见一星半点灯光,在黑暗中闪烁,仿佛天上掉落的几颗星星。

 

 

510/晚,孟虎家,内。

 

孟陈氏在灯下补着衣裳。

 

孟英跟黄狗来喜皮闹,一会儿又拿来一把梳子,给它梳毛。

 

孟陈氏瞅了她一眼说道:“丫头皮的,把梳子弄脏了。”

 

孟英不高兴地把梳子丢到桌上,抱怨了一句:“哥哥也是,这么晚还不家来!”见娘没什么反应,就凑近去,盯着她的脸问:“哥哥究竟上哪里了?”

 

孟陈氏:“不晓得。”

 

孟英:“你也不问问去?”

 

孟陈氏:“问哪个?”

 

孟英:“哎,我下半天见到小飞娘,她问我呢,小飞跟小虎做什么去,说要一天,你不会去问她?”

 

孟陈氏停住手,想了一下,放下针线衣裳,说:“你看门,我去问。”

 

来喜突然“呼”地一声跑了出去,接着叫了几声;

 

        (画外音:院门被敲响了。)

 

孟英高兴地说:“哥哥来家了,我去开门。”说着跳起来,跑了出去。

 

(本集完)

 

 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抗日 儿童团 故事 责任编辑:沐青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郑国渠 下一篇沈园绝恋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业内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