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

TOP

玄武门
2011-07-12 11:00:03 来源(剧本网www.juben98.com):原创 作者:吴限超 【 】 浏览:6111次 评论:1

第一幕
 1
 画外音:【公元615年春,隋炀帝在宇文化及的唆使下北巡关外,至雁门。】
 画面:【春日和煦,草儿泛青,雁门关,峰峦错耸,峭壑阴森,中有路,盘旋幽曲,穿关城而过,异常险要。】
 宇文化及【指着前方】:陛下前面就是是雁门关了。
 隋炀帝【哈哈一笑】:天下九寨,雁门为首,雁门关之险果然是名不虚传啊!
 宇文化及:是啊,陛下!
 隋炀帝:雄关啊,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!
 宇文化及【阿谀奉承】:陛下,古往今来没有一个君王到过雁门关,您可是第一个啊!
 隋炀帝【非常得意】:哈哈,关外就是突厥了吧?
 宇文化及:是的,陛下,今我大隋兵强马壮,人心所向,大败突厥指日可待啊!
 隋炀帝【哈哈一笑】:说的好,他日朕必荡平突厥生擒胡始毕!
 宇文化及:陛下之志,鸿鹄难及啊!
 隋炀帝正在得意之时,忽然一名探马来报:陛下,西北方发现一支突厥铁骑兵向我们袭来,距雁门不足二十里。
 隋炀帝:他们来了多少人马啊?
 护军:关外风沙太大,暂还不知!
 隋炀帝:废物,马上去探!
 探马【告退】:是!
 宇文化及:陛下勿忧,今日突厥来兵,想必是来扰我子民,兵马应该不会太多,现在我们有精兵两万岂能惧他们,不如一战,灭其威风!
 隋炀帝:哈哈,好,今日就让他们尝尝朕的厉害!樊子盖你马上出战,取敌将首级前了来见我,传令下去,斩突厥一首级者赏银十两!
 樊子盖【领命出战】:是,陛下!
 画面:【突厥兵马将至雁门关外。两万护军高呼,像潮水般冲出雁门关,隋炀帝和宇文化及登高站上雁门关城楼上观战。冲出去的护军遭遇来袭的突厥兵,一片厮杀,隋军两万怎敌胡始毕可汗的十万铁骑,纷纷落马,瞬间死伤大半,血染黄沙。活着的逃回了雁门关内,隋军被困雁门关。】
 樊子盖【杀出重围,惊慌失措逃到隋炀帝跟前跪倒】:陛下,我们快撤吧,敌兵是我们的数倍,难以抵挡,再不撤恐怕来不及了!
 突厥兵逼近雁门关,高呼:杀入雁门关,活捉狗皇帝。
 画面:【突厥兵闯进雁门关,隋兵节节败退,后被困在一山坡上。】
 隋炀帝【大惊】:宇文卿这可如何是好?
 宇文化及:陛下,突厥这次重兵逼近,我们始料未及,看来他们这次意在加害陛下您,陛下不如你脱掉龙袍,扮成兵卒,只要陛下您能离开,雁门之围自然不解自解。陛下您是乃是万尊之躯,离了这险恶之地,才能使我大隋万古长存。臣愿带三千精兵,护送陛下突围。
 隋炀帝【赶紧脱掉龙袍,扮成兵卒】:嗯!樊子盖你从背面拖住敌人,宇文卿咱们从东面突出去!
 樊子盖:是,陛下!
 月容公主【胆怯】:父皇,女儿好怕!
 隋炀帝:月容不怕,有父皇在,没人敢伤害你!
 画面:【隋炀帝随宇文化及刚一下山,就是惨败,三千人马非死即伤,无耐又退到山上。】
 宇文化及:陛下,这次突厥有备而来,如果没有援兵恐怕难解之围!
 隋炀帝:谁可解雁门之围?
 宇文化及:太原太守李渊有精兵三万,陛下可下诏,让其速来救驾!
 画面:【宇文化及拿出纸笔交给隋炀帝,隋炀帝写下密诏,“朕被困雁门,请卿速来救驾!”密诏交给一兵卒,兵卒化装,从山后逃出,直奔太原。李渊接到密诏,招次子李世民前来商议。】
 李世民【来到书房】:爹爹叫孩儿前来有何要事?
 李渊【把隋炀帝密诏递给李世民】:隋炀帝西巡,被突厥胡始毕十万铁骑困于玄武门,让我们前去救驾。
 李世民:爹爹,隋炀帝喜怒无常、昏庸无道百姓叫苦连连,这样的皇帝我们不救也罢!
 李渊:隋炀帝如被擒天下将会大乱,突厥必会顺势入侵中原,一旦入侵中原首先遭殃的就是我们太原,世民啊,凡事都要着眼于大局!
 李世民:嗯,知道了爹爹!
 李渊【叹气】:哎,今吾有伤在身,敌兵十万,而我不过三万,如何退敌?
 李世民【沉思了片刻】:爹爹勿忧,儿愿带轻骑一万去解雁门之围。
 李渊【迟疑】:突厥有十万铁骑,一万安能破之?
 李世民:突厥兵虽然多,但是孤军深入,我用一万疑兵必能破他们。
 李渊:好,事到如今,也只有一试了,突厥生性凶残,世民你可要多加小心!
 李世民:请爹爹放心,儿自有分寸。
 画面:【李世民来到练兵场,亲点一万铁骑,离开太原城直奔雁门关,至雁门关三十里外。】
 李世民【收住缰绳】:停,传令下去,每个士兵砍一棵小树系于马尾,击鼓呐喊,迂回前进进。
 画面:【众兵领命,下马砍树系在马尾,很快每个马后面就像拖着一个扫把,迂回向玄武门靠近,顿时尘土漫天,兵马难辨。】
突厥探马:报,东南有一支骑兵杀来,可能是他们的援兵!
 画面:【胡始毕可汗大惊登高见西南果然征尘四起,鼓声大作,震崩天地,似有千军万马。】
 突厥部将:可汗,来的好快,想必是他们的援兵已到。
 胡始毕可汗【仰天长叹】:好快啊,没想到我运气竟然如此之差,难得困狗皇帝于此,本以为手到擒来,没想到他们竟短时集结几十万人马,难道神助也?今应当机立断,火速退兵,还能全身而退,若稍迟疑,一旦被围,将一败涂地!
 【胡始毕可汗一声令下,后队改前队,火速退兵。霎时,万马奔腾,蹄声震天,胡始毕可汗十万铁骑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,只留一片尘土。】
 隋炀帝【见突厥兵退大喜】:我们的援兵到了!
 宇文化及:陛下乃真命天子,必有神佑,十万铁骑又能奈何!
 隋炀帝:今日之仇,必报之,他日朕定会荡平突厥贼,生擒胡始毕!
 宇文化及:嗯,陛下,他日我们一定要荡平突厥贼!
 画面:【隋炀帝带残兵下了山,李世民迎上来跪下。】
 李世民:臣救驾来迟,让圣上受惊了,请恕罪!
 隋炀帝【救驾的人不是李渊,是一名少年】:你是何人,朕怎么从未见过?
 李世民:臣乃是太原太守李渊次子李世民,家父因伤未能救驾,请恕罪。
 隋炀帝:你这次救驾带了多少人马?
 李世民:铁骑一万!
 隋炀帝【疑惑】:一万铁骑就把突厥十万大军给吓跑了?
 李世民:是的,陛下,突厥虽十万铁骑,亦是孤军,吾用一万疑兵胜他十万。
 隋炀帝【看了看马后面绑的小树,大笑】:好,李家英才辈出,如此年纪竟会用兵,他日必成大器,这次你救了朕何罪之有,回京朕一定要重赏。
 画面:【俗话说:美女爱英雄,月容公主从闺车见李世民眉清目秀,气宇轩昂,身材魁伟,相貌不俗,浑身透着英雄气概,顿时便产生了爱慕之心,她走下闺车,来到李世民跟前!李世民看了月容公主一眼,忙低下头,心想,很早就听说隋炀帝有个如花似玉的公主,但未曾见过,今日一见到果然名不虚传,身姿婀娜、冰肌玉洁,简直如仙女下凡。】
 月容公主【微笑】:父皇您打算赏他什么?
 隋炀帝【哈哈一笑】:除了江山,他要什么朕就给他什么!
 月容公主:好,父皇您可要说话算数,李将军你想要什么?
 李世民【不敢抬头】:臣见过公主,保护皇上公主是臣分内之事,不敢奢望赏赐。
 月容公主:【微微一笑】你还挺会说话的,现在是没想好要什么吧,如果是等以后想好了你再要吧!
 李世民:是,公主。
 隋炀帝【哈哈大笑】:那好,回京再做赏赐。
 李世民:谢皇上!
 月容公主:父皇,像李世民这样良材,父皇您可一定要重用啊!
 隋炀帝【哈哈一笑】:嗯,那是当然!
 李世民:皇上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如果突厥人知道我这是疑兵计恐怕还会卷土重来的,请皇上、公主速速上车,离开这里。
 隋炀帝:嗯,摆驾回宫!
 画面:【李世民护送隋炀帝离开雁门关,直奔京城。】
 2
 画面:【洪水泛滥,民不聊生,街道上乞丐为了争半个馒头打的不可开交,面黄肌瘦的孩子饿的奄奄一息。隋炀帝整日沉迷于酒色中,不理朝政。风光旎旖,晴空万里,月容公主拿着风筝兴冲冲的跑的李世民跟前。】
 月容公主【笑嘻嘻】:世民,我们一起去放风筝吧!
 李世民【叹气】:哎!
 月容公主:世民你怎么了,为何叹气啊?
 李世民:如今朝廷奸人当道、叛军四起、民不聊生,可是你父皇整日不理朝政,如此下去,大隋江山恐怕难保啊!
 月容公主【惊骇迟疑】:会是这样?。
 李世民:嗯!
 月容公主【忧虑】:那该怎么办啊,不如我们一起去劝父皇,让他铲除奸党,重理朝政。
 李世民:我们恐怕难以劝说!
 月容公主:平时父皇最听我的了,我们一定能劝动他的,你陪我一起去好吗?
 李世民:那好吧!
 画面:【李世民和月容公主来到紫霞宫,隋炀帝正在和妃嫔们饮酒嬉戏,不时传来淫笑声。】
 隋炀帝【醉醺醺】:你们来的正好,来陪朕喝一杯!
 月容公主:父皇别喝了,我们有事找您!
 隋炀帝【哈哈一笑】:什么事啊,是不是为了你们的婚事?
 月容公主【有些害羞】:不是啊,父皇!
 隋炀帝:那是什么事,说吧?
 画面:【月容公主看了看李世民。】
 李世民:陛下,如今百姓饥苦、朝廷内忧外患、奸人当道,陛下不能再沉迷酒色,应该整治朝纲,剿灭叛军。
 隋炀帝【大怒】:住嘴,如今我大隋国力强盛,几支叛军能成什么气候,你这个孺子小儿竟敢如此造次,来人啊,把他拖出去给我砍了!
 月容公主【见势不妙赶忙跪倒】:不要,父王息怒,李世民也是出于好意,请您不要杀他!
 隋炀帝:朕纵横疆场几十年,治国安邦用你来教,今看在公主的份上饶你不死,如再敢冒犯,你的脑袋定搬家,滚!
 月容公主【拉住李世民】:世民我们走吧!
 画面:【李世民和月容公主离开紫霞宫。】
 李世民【怒骂】:如今朝野动荡,民不聊生,可他却享乐,昏君,真是昏君!
 月容公主【劝】:世民,你别生气了,都是我不好,如果不是让你陪我去劝父皇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!
 李世民:月容你也不必自责了,这不管你的事,明天我要离开京城。
 月容公主:你要去哪?
 李世民:回太原。
 月容公主:你走了,我怎么办?能带我一起走吗,你去哪我就跟你去哪,其实我也厌倦宫里的生活!
 李世民:这怎么成,你是公主是金枝玉叶,你父皇怎么会让我带你走呢?
 月容公主:那我们就不让他知道的!
 李世民【冷笑一声】:月容你太天真了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如果我真的带你走,被你父皇知道了,我们李家有多少个脑袋也不够他砍的!
 月容公主:世民,我只想跟你在一起!
 李世民:我知道,如今外面兵慌马乱,你还是留在宫里最安全,有机会我一定带你离开这里!
 月容公主:嗯,你会回来吗?
 李世民【把月容公主搂在怀里】:相信我,我会回来的,我们会在一起的!
 月容公主【恋恋不舍】:嗯,我相信你!
 画面:【一骑消失风尘中,月容含泪看着远去李世民。】
 画外音:【公元617年,天下大乱,义军四起。李渊在李世民支持下在太原起兵,密诏回长子李建成四子李元吉。由于隋炀帝杨广昏庸无道,朝廷匮乏,义军很快席卷全国。李家趁乱很快就占领长安,占稳关中。长安被克后,隋炀帝被宇文化及缢死。李渊有四子,长子李建成被封为太子,二子李世民为秦王,三子李元霸年十八夭折,四子李元吉为齐王。】
 画面:【兵慌马乱,难民成群。“让开,让开!”一支骑兵飞驰而过,为首的正是李渊四子齐王李元吉。街道难民慌忙躲闪,月容公主衣衫污浊混在难民中,躲闪中,忽然脚下一滑摔倒在地上,这时骑兵已奔到。千金一发之际,齐王李元吉勒住缰绳,马儿发出一声嘶叫,前蹄腾空,月容公主早已吓得魂不守舍了。】
 随从【指着月容公主】:你找死啊,是不是不想活了!
 李元吉【打量了月容公主一番,心中暗喜,“世间竟有如此美人,老天对我不薄,如果要是把这个女人娶回家就是死了也值了”。跳下马,上前扶起倒在地上的月容,色芒横飞】:小姐没吓到你吧,受伤了吗?
 月容公主【害怕后退】:不要过来,你是谁?
 李元吉【哈哈一笑】:我是齐王李元吉,怎么样回去的给我做齐王夫人吧,以后有你享不完的荣华富贵!
 月容公主见到奇丑无比的李元吉有些作呕【想挣脱比登天还难】:你休想,别碰我!
 李元吉【一脸色相】:美人,在我齐王面前还没人敢说不呢!
 画面:【李元吉上前抱起月容公主,放在马上,如获至宝。】
 月容公主【挣扎】:放开我,放开我!
 李元吉【色笑】:美人你就依了吧,别再挣扎了!
 随从:我们齐王殿下能看上你是你的荣幸,你别不识好歹!
 画面:【月容公主被强行带到齐王府,关在一个暖阁内,门反锁着,有两个侍女守在一旁。】
 月容公主【又哭又闹】: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!
 侍女一【端来一盘糕点】:小姐你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,吃点吧!
 月容公主【把东西打翻在地】:不吃,你们出去,都出去!
 侍女二:小姐求求你吃点东西吧,如果你不吃东西齐王会打我们的!
 月容公主:滚,都给我滚!
 画面:【月容公主哭闹的有些累了,趴在床上凝噎。这时,李元吉打开门锁进来了。】
 两侍女连忙跪下:给殿下请安!
 李元吉:她吃东西了吗?
 侍女二:没有,殿下!
 李元吉:没用的东西,下去吧!
 两个侍女齐声:是,殿下!
 李元吉【端着糕点】:美人饿了吧,饿了就吃点东西吧,在这里总比你逃荒强吧,跟了我以后有你享不完的荣华富贵。
 月容公主【把李元吉递过来的糕点打翻在地上,站起身来就往外走】:放我出去!
 李元吉【一把拽住月容公主,月容咬了李元吉,李元吉大怒,回手打了她一个耳光】:不识好歹的东西,你敢咬我,你还以为你是当年的公主啊!
 画面:【李元吉大怒,一把把月容公主抱起来,扔在床上,像饿狼一样扑了上去,撕开月容公主的上衣,露出如玉的肌肤,月容公主在他手里如同羔羊,无力反抗,李元吉开始了他的兽欲。东宫有两个侍女在议论齐王捡了个美人,是隋炀帝爱女月容公主时,恰好被李建成听到!】
两个侍女忙跪下齐声:给太子请安!
 李建成:勉力吧,你们在议论齐府什么呢?
 侍女一不敢隐瞒只好如实回答:回太子,听说齐王捡了一个美人,是昏君隋炀帝女儿月容公主!
 李建成:你们是怎么知道的?
 侍女二:听齐府一个丫鬟说的!
 李建成【听罢大喜,他知道月容公主和二弟李世民也有过一段不寻常的爱情,心中暗喜,他觉得把四弟拉过来的机会来了】:好了,你们起了吧!
 两侍女齐声:是,太子殿下!
 画面:【太子李建成带着几随从直奔齐王府。】
 李元吉:今日大哥怎么有闲情来我府上啊?
 李建成:呵呵,没事就不能来看看四弟吗?
 李元吉:嘿嘿,当然能了,你来我府求之不得啊,大哥里面请!
 画面:【二人并肩进了内厅,李元吉侍女看茶。】
 李元吉:大哥您尝尝,这是我专门从福建带回来的极品铁观音。
 李建成【饮茶】:听说四弟捡了一个大美人,真是可喜可贺啊!
 李元吉【嘿嘿一笑】:大哥您的消息真够灵通的啊,我府上这点风吹草动您都知道啊!
 李建成【哈哈】:四弟过奖了,偶然知晓而已,四弟今年二十有一了吧?
 李元吉:是啊,大哥,难得您还记得我岁数!
 李建成:四弟啊,我这个这个当哥哥如果不记得弟弟的岁数岂不是太不称职了!
 李元吉:谢谢大哥,大哥这次来我府上,所谓何事,不只是为恭喜我得了个美人吧?
 李建成【哈哈一笑】:四弟,这次我你可知道这女子的来历?
 李元吉:知道啊,据说她是隋炀帝的爱女月容公主,我也问过她,可她什么都不说!
 李建成:你还知道她是谁吗?
 李元吉【迟疑】:她还是谁?
 李建成:你还记得隋炀帝被困雁门,是谁解的围?
 李元吉:当然记得,是二哥李世民,这跟月容公主有什么关系?
 李建成:四弟,这你就有所不知了,当年李世民解雁门之围,月容公主也在,她和二弟一见钟情,后来两人还私定了终身!
 李元吉:有此事,你是怎么知道的?
 李建成【冷笑一声】:天下事岂能瞒过我,二弟已经今非昔比,如今你抢了她心爱的女人,他知道后岂能能善罢甘休?四弟啊我劝你还是放手吧,二弟又有父皇撑腰你我已经惹不起了!
 李元吉【气怒】:我不管她是谁的女人,这个女人我是要定了!
 李建成:四弟啊,难道你就不怕李世民找你麻烦?
 李元吉:我李元吉长这么大从来没怕过谁,李世民又如何?
 李建成【心中暗喜】:四弟息怒,李世民虽然自恃功高,但李家江山也有我们的功劳,我们没必要惧他,如果他回来敢跟你抢女人,大哥会站在你这边的。四弟,你真想娶这个女人?
 李元吉【点点头】:嗯,大哥!
 李建成:好,那你就选个良辰吉日,把婚事办了,父皇那边我替你去说,等李世民回来知道后生米已煮成熟饭,纵使他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敢从你手把她抢走!
 李元吉:嗯,大哥果然高明,多谢大哥指点!
 李建成:你们的婚事需要大哥帮忙吗?
 李元吉:那就有劳大哥了!
 李建成:咱们兄弟还用说这些吗,你的婚事就包在大哥身上了,一切我自会安排,你就准备做新郎吧!
 李元吉【嘿嘿一笑】:谢谢大哥!
 画面:【良辰吉日,齐王府张灯结彩。昔日一呼百应的公主,如今跟阶下囚没什么两样,她连选择的余地都没有,含着眼泪拜着天地,地狱般得洞房。她多么希望李世民能够出现,带她离开这里,她开始恨李世民了,恨他去了哪里,为什么不出现!就这样,月容公主无奈的和李元吉成了亲。】
 画面:【李世民正在军营中思索明日破敌之策,侍卫来报。】
 侍卫【单腿跪地,双手呈上信件】:报,秦王殿下,京城有一封信给您!
 李世民拆开信一看:二弟征战大江南北,实在辛苦,兄甚怜之。吾知月容公主乃弟最爱,今被元吉强娶,劝之不从,无奈矣!
 李世民【伤感流涕】:月容,是我辜负了你!
 3
 画外音:【李世民率军平定陇西薛仁杲,击溃刘武周,虎牢大战中生擒窦建德、王世充,剿灭刘黑闼。李世民为人豁达知人善用,身边集拢了不少文成武将,文有房玄龄、杜如晦、长孙无忌,武有秦叔宝、尉迟敬德、程小金,可以说兵强将广,功盖一世。】
 画面:【李世民凯旋回到长安,整个长安就像过节一般,到处张灯结彩,爆竹声声。宫中更是热闹非凡,唐帝李渊亲自大摆筵席,为秦王李世民庆功,皇亲贵族、王侯将相皆到场。庆功会上,觥筹交错、管弦齐揍、美女起舞。李世民可是占尽了风头,在他们心中李世民就是救世英雄,无人能及。太子李建成齐王李元吉见此嫉妒至极,心中甚是不悦,庆功会没过半便称身体不适离开了。】
 尹德妃【妩媚】:秦王殿下,听说你大败瓦岗军缴获了不少奇珍异宝,能不能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,赏赐给我们几件玩玩!
 张妃:是啊,秦王殿下,您那么多奇珍异宝放在府里里也没用,不如……
 李世民【张妃的话还没说完】:两位贵妃,我征战多年是缴获些奇珍异宝,但这些都属于朝廷之物,怎能随便能送给你们?
 尹德妃:送你不送这不是您一句话吗,何必那么认真呢?
 李世民【说完大步走开了】:那我只能说对不起了,两位贵妃!
 尹德妃【李世民走后,恶狠狠的说】:李世民,你这不识好歹的东西,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好看!
 画面:【李建成怒气冲冲回到东宫便是一痛摔砸,摔砸完在厅内踱来踱去,后骑上马直奔齐王府。】
 李元吉:怎么了大哥,干嘛这么大的火气啊?
 李建成:今天你都看到了吧,你看李世民那副小人得志的样!
 李元吉:嗯,是啊,他回到宫里,以后我们兄弟就要被冷落了。
 李建成:李世民自恃功高,不把我们兄弟放在眼里,你夺了他心爱的女人,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四弟你要多加提防啊!
 李元吉:多谢大哥提醒,李世民心高气傲,父皇也偏袒他,他绝不甘心只做个小小的秦王,对您的太子之位早已是虎视眈眈了,大哥您也要小心!
 李建成【冷冷一笑,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】:我身为李家长子,太子之位定当有我继承,纵使李世民有天大的本事他也不敢夺我太子之位。
 李元吉:大哥,小心为妙啊!
 李建成【冷笑】:哈哈,谢谢四弟,李世民一直压在我们头上,不如我们兄弟二人应该合力把他搬掉!
 李元吉:大哥,如何把他搬掉?
 画面:【用手掌,在颈上比划一下】
 李元吉:大哥你的意思是说把他废了?
 李建成:嗯,李世民一日不除你我兄弟一日不得安宁啊!
 李元吉:如果被父皇知道了,他绝对不会轻饶我们的!
 李建成【李建成拍了李元吉肩膀一下】:四弟,你多虑了,只要李世民一死,生米煮成熟饭,就算父皇知道又能奈何?李世民一死,天下就你我兄弟二人的了,有你享不完的荣华富贵!
 李元吉【暗想,李家江山大半都是李世民打下来的,他手握重兵,自己夺了他的女人,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。如今李建成要除掉李世民,就算父皇知道了,大哥也是主谋,要治罪肯定要先治李建成的罪,到时候我不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,想到这得意的笑了】:嘿嘿,谢谢大哥!
 李建成:四弟除掉李世民你有何良策吗?
 李元吉:大哥您是知道的,让我攻城掠地不在话下,但让我出计献策恐怕这是在难为我啊,大哥您有什么除掉李世民的办法直说,我听您的!
 李建成:嗯,李世民不是扫平天下凯旋归来吗,我这个做哥哥是不是要给他庆功啊,只要他踏进东宫,就别想活着出去!
 李元吉:大哥您是想给他来个鸿门宴?
 李建成:哈哈,正是此意,不过我可没项羽那样心慈手软!
 李元吉:如果他要是不敢来呢?
 李建成:不会的,如果他要是不来就是不把我这个太子放在眼里,到时候我们可以在这上面大做文章,就不信整不垮他。
 李元吉:大哥果然高见,小弟十分佩服!
 李建成:李世民心高气傲眼空一切,处处抢我们的风头,让我们始终在世人面前抬不起头,我们应该给他点教训了!
 李元吉:是啊,我也恨死他了,要不是看在亲兄弟的份上我早就宰了他,大哥咱们什么时候动手?
 李建成:下月初五!
 李元吉:好,一切听大哥的安排!
 李建成:四弟,你说咱们该如何动手?
 李元吉:在宫内埋伏好弓弩手、刀斧手,只要他进了东宫,不把他射成蜂窝,也把他剁成肉酱!
 李建成:不行,李世民阴险狡诈,很难对付,要确保万无一失,如果要是让他活着出去必是后患,我先在他酒里放毒,如果毒不死他,我就用埋伏的刀斧手把他剁成肉酱,只要他来了就算他有天大的本事也甭想出我这个东宫。
 李元吉:大哥果然够狠!
 李建成:哈哈,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,四弟,我对用毒知之甚少,至于如何用毒这件事就交给你了!
 李元吉:嗯,大哥。
 4
 李建成命属下前往秦王府给李世民送去请柬:【弟自随父起兵,屡立战功,大唐有你这样的人才是大唐之幸,吾有你这样的弟吾感自豪,今地剿灭窦建德、王世充之部,可谓大功。兄在东宫为弟设宴庆功!兄:建成】
 画面:【李世民接到李建成送来的请柬面色凝重,速召房玄龄、长孙无忌房玄龄等人前来共议!众人传看过请柬。】
李世民:今太子在东宫宴请于我,众卿觉得我该不该去啊?
长孙无忌【先开口】:太子心胸狭隘,向来与我们不和,今日殿下您又立新功,太子定会嫉
妒,这次宴请恐怕他没安什么好心!
杜如晦:长孙兄所言不错,吾认为殿下不能去赴宴,这恐怕是一场鸿门宴!
李世民:房卿你觉得如何呢?
 房玄龄:长孙兄和杜兄所虑不错,太子心怀鬼胎我们不能排除,不过太子要为您庆功,也是合乎情理,您和太子不睦,皇上应该早有耳闻,这次如若不去恐怕太子以此做为借口,把你们兄弟不睦原因推给殿下您。
 李世民:嗯,众卿说的都有道理,太子向来与我们不睦,今日宴请,我去赴宴就是了,看他能耍出什么把戏!
 长孙无忌:太子和齐王生性残暴,他们可是什么事都能做的出,我认为殿下称身体不适,还是不去为好。
 李世民:汉王刘邦之身去项羽的鸿门宴,我岂能给后人留下笑话,我让叔父李神通陪我去,纵使太子他们有天大的本事也不敢连叔父也敢害。
 房玄龄:此去赴宴我们也不得不防,必须谨慎行事!
 李世民:嗯!
 画面:【次日上午,晴空万里,旭日东升,李世民带着李神通、房玄龄、秦叔宝三人来到太子府,尉迟敬德、程咬金带一万精兵埋伏在太子府附近,随时候命。到太子府后,李建成早已在门口迎接,见有叔父李神通立刻紧张起来,但很快又控制了。】
 李元吉:大哥他们来了!
 李建成:嗯!
 李元吉:李神通这个老不死的怎么也跟着来了!
 李建成【恶狠狠】:来了就连他一起炖!
 画面:【李世民等人进了东宫。】
 李世民:给太子请安!
 李建成【冷笑一声】:二弟快快免礼,我们兄弟不用这么客气,叔父也来了!
 李世民:嗯,多谢大哥!
 李神通【哈哈一笑】:听说你为世民庆功,我也来凑个热闹,不请自来,不知欢迎不欢迎!
 李建成:欢迎,当然欢迎!
 李元吉【上前】:给二哥请安!
 李世民:四弟免礼!
 画面:【随后李世民三人随太子齐王向正厅走去,世民和秦叔宝一路上非常警觉不断环视四周,没有异常,当快要到正殿,秦叔宝仿佛嗅到了杀气,他赶紧提高警惕,紧跟李世民之后,不敢有一丝懈怠。】
 李世民:叔宝有何不对吗?
 秦叔宝:我嗅到了杀气,请主子多加小心!
 李世民:没想到他们如此歹毒!
 画面:【李世民、李神通进入正厅入席坐下,酒菜已经摆好,李神通和李世民坐左,李建成和李元吉坐右。侍从开始斟酒。并没见到他们在酒中放毒,其实李建成他们早已经把毒喂在李世民喝酒的杯子上了。酒斟好后。】
 李建成【端起杯子】:叔父这次能来我元吉非常高兴,您是我们的长辈,大唐能有今天,叔父功不可没,二弟骁勇善战、用兵如神,评定了叛乱统一了全国,使百姓免遭战火之苦,这实乃百姓之福,大唐之福啊,我和元吉代表大唐子民敬二弟一杯,一来给二弟庆功,而来给二弟洗尘,来我们敬叔父和二弟一杯。
 画面:【李世民深知这次掉入了龙潭虎穴,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想要脱身谈何蓉蓉,心里也犯了难,他看看桌上的酒杯,暗想,此杯酒中必定有毒,如果喝下去必死无疑,如果现在离席门外埋伏的刀斧手,就算有天大的本事,也难以飞出去,他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的歹毒,竟然要置手足于死地,他根本没听李建成的话。】
 李建成:二弟,请!
 画面:【这时李世民才反应过来,面色凝重慢慢的端起酒杯,他仿佛看到李建成、李元吉那狰狞的面容。李世民暗想我一定不能让他们阴谋得逞。】
 李世民:大哥、四弟,请!
 画面:【说完,李世民把酒杯举起来,顿时李世民一口鲜血喷出来,喷出一米开外,一连又喷了几口,倒在地上,李神通见状大惊,赶忙上前去搀扶。李建成李元吉心里暗喜,没想到这个毒药如此厉害,果然是见血封喉。守在外面的房玄龄、秦叔宝听见后赶忙冲了进去,秦叔宝抽出双锏欲跟李建成他们拼命,房玄龄赶忙拉住了他。】
 房玄龄:叔宝,我们救秦王要紧。
 画面:【这时,秦叔宝才冷静下来,背起李世民就往外走,李元吉欲阻拦被李建成拦住了。】
 李建成:四弟,李世民必死无疑,要死就让他死在秦王府吧,别让他脏了我们这里。
 画面:【秦叔宝背着李世民仓促的离开了太子府,守在太子府附近的尉迟敬德、程咬金见到李世民口吐鲜血,奄奄一息,当时就急了了,带兵就要冲进太子府。这时李世民睁开了眼睛低声道:我没事,我们马上离开这里!众人见李世民没事才放心了,他们左右护着回了秦王府。原来,李世民进了太子府,感觉杀气重重,所以倍加小心,当把酒斟上时,断定酒中必定有毒,如果喝下去命必休矣,于是在端起起酒杯要喝的瞬间,他咬破自己内腮,所以口喷鲜血,毒酒已经洒在了地上,然后假装昏迷过去,李建成李元吉二人以为李世民喝下毒酒必死无疑,所以趁此机会秦叔宝已经把秦王李世民背出了太子府。李世民回到府上嘴肿胀,三天未能进食。】
 画面:【李建成派去秦王府探听消息的人回来报,说李世民没有死,大吃一惊,思前想后不知如何,最好终于想通了,李世民根本就没喝毒酒,他只是咬破内腮吐血是迷惑别人,他深感自己这个弟弟很难对付。】
 长孙无忌:主子这件事你打算如何处置,要不要告诉皇上?
 李世民:我们亲同手足,他们不仁我不能不义,这件事到此为止吧!
 房玄龄:我主宅心仁厚,实属难得,如果太子能有您一半就好了!
 5
 画面:【深夜李建成偷偷的溜到后宫,敲尹德妃的房门,尹德妃开门四下张望后见没人,把李建成让到室内。】
 尹德妃【风情万种】:怎么才来啊?
 李建成:府里有事,一时很难脱身。
 尹德妃:骗鬼去吧,就会哄人,谁知道你在干什么!
 李建成:今晚,我父皇不会来吧?
 尹德妃【诡异】:那可没准!
 【李建成大惊转身要走。】
 尹德妃【诡笑】:骗你的,她去杨妃那了,再说了这么晚了他怎么会来,你就放心吧!
 李建成【抱起尹德妃】:你敢骗我,看我怎么收拾你!
 尹德妃【发出一声浪笑】:讨厌!
 画面:【二人开在床上翻滚,发出阵阵淫笑,开始云雨之事。云雨之后,太子把尹德妃抱在怀里。】
 李建成【淫笑】:这次满意了吗?
 尹德妃:讨厌,不过你比你那个死老爹可强多了!
 李建成:那你打算怎么谢我啊?
 尹德妃:讨厌,还让我谢你,你太美了吧!将来你做了皇上你封我什么?
李建成:将来我做了皇上就让你掌管整个后宫!可惜啊……
 尹德妃:可惜什么啊?
 李建成:我做皇上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啊!
 尹德妃:你是太子,谁还敢压在你头上啊?
 李建成【长叹一口气】:秦王李世民,他自恃功高,又有父皇偏袒,他日我这个皇上也不好当啊!
 尹德妃【哈哈一笑】:秦王李世民啊,别看他在战场上难遇对手,但是在宫里,我明天就可以让他失宠!
 李建成【大喜】:那太好了,宝贝你有何良策?
 尹德妃【淫笑一声】:我自有办法,你就等着瞧好吧,事成之后你打算怎么谢我?
 李建成:事成之后给你黄金一千两!
 尹德妃【不屑一顾】:谁稀罕那些!
 李建成:我的心肝,你想要什么,我都给你!
 尹德妃【装出一副腼腆的样子】:我就想要你,要你天天来陪我!
 李建成【淫笑的在尹德妃脸上亲了一口】:就这点要求啊,我满足你!
 画面:【夕阳西下,街上的人渐渐少了。杜如晦骑着马从秦王府出来准备回自己府上,当路过尹府时,突然从府里冲出一群人把杜如晦围住,为首的是尹德妃的父亲尹阿鼠。尹阿鼠上前把杜如晦从马上拖下来,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乱打,属下也是对杜如晦拳打脚踢,顿时杜如晦鼻青脸肿,手指也折了一根。打完后尹府的人散去了,杜如晦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,牵着马一瘸一拐的往自己府上走去。李渊正在批阅奏折,忽然,尹德妃跑了进来,跪倒在李渊面前。】
 尹德妃【哭哭滴滴】:皇上您可要给我做主啊!
 李渊【迟疑】:怎么了,我的美人,谁欺负你了?
 尹德妃:还能有谁啊,除了你的二公子还有谁敢啊!
 李渊:美人他到底是怎么欺负你了?
 尹德妃【装出很委屈的样子】:家父在街上被秦王的人不分青红皂白给痛打了一顿,现在还躺在床上呢,皇上你可要为我做主啊!
 李渊:有此事?
 尹德妃:臣妾所说的句句是真,不信我把家父叫来,脸上还有伤呢!皇上秦王胆子也太大了,连您的岳父都敢打,他还有什么不敢的,他仗着自己掌控军队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您可要给我做主啊!
 李渊【大怒】:岂有此理,来人啊,马上把李世民给我叫来!
 尹德妃【假惺惺】:不要啊,皇上,我看还是算了,不要因为家父伤了你们父子的和气,如果他要翻脸了,我们谁都惹不起他啊!
 李渊【胡子都气翻了】:这个逆子,他敢!
 尹德妃:皇上息怒,别气坏了龙体,这次家父也没有大碍,我看就算了,咱们也给他一个机会,以后别那么宠他了,要不然胆子越来越大!
 李渊【稍微平静下来】:好吧,如果他再敢又下次,我绝不轻饶了他!
 画面:【尉迟敬德正在校场教儿子尉迟宝林习武,侍卫前来。】
 侍卫【呈上】:报,将军您的信。
 尉迟敬德:谁送来的?
 侍卫:是太子的人送来的,外面还有一车厚礼。
 尉迟敬德打开信,信上写道:尉迟将军英勇善战,为大唐屡立奇功,吾十分钦佩,愿与兄结交,今日送来薄礼一份,不成敬意,望笑纳!----建成
 尉迟敬德【来到门口对建成的使者说】:我是秦王的部下,如果私下跟太子来往,对秦王三心二意,我就成了个贪利忘义小。这样的人对太子又有什么用呢。
 画面:【尉迟敬德说着,他把一车金银原封不动地退了。使者回到东宫把此事告诉给太子,太子大怒。】
 李建成:不识好歹的东西,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。
 画面:【当天夜里,太子派了个刺客到尉迟敬德家去行刺。尉迟敬德早就料到太子李建成他们不会放过他。一到晚上,故意把大门打开。刺客溜进院子,隔着窗户偷看,只见尉迟敬德斜靠在床上,身边放着长矛。刺客本来知道他的名气,怕他早有防备,没敢动手,偷偷地溜回去了。】
 第二幕
 1
 画外音:【公元626年五月,突厥二十万铁骑进犯中原,逼近雁门关,长安告急。李渊立刻召集群臣共议。】
 李渊:今日突厥犯我中原,扰我国民,众卿家有何破敌良策?
 李世民【李渊话音刚落】:父皇,今日突厥来犯,来势虽凶,但属孤军深入,不足为虑,儿臣愿带十万精兵,荡平突厥!
 李建成:父皇,世民连年东征西讨已是辛苦,我跟元吉愿西征突厥,定让他们永不敢犯!
 李元吉:父皇,儿臣愿随大哥西征突厥!
 李渊【心喜】:好,我大唐能有你们这样的臣子何恐惧突厥,裴爱卿,这次出征突厥你觉得谁最合适呢?
 裴寂:陛下,太子乃未来一国之君,不应再战,秦王英勇善战,屡立奇功,但因连年征战,难免有些疲惫,臣觉得秦王应该休息一下,西征突厥就交给齐王吧。
 李渊:好,建成这次西征突厥你就不要去了。
 李建成:谢,父皇!
 李渊:世民啊,你连年征战非常辛苦,这次出征突厥就交给元吉吧!
 李世民:谢,父皇!
 李渊:众卿如没有疑议,破突厥元吉帅,率军二十万,择日西征突厥!
 李元吉:是,父皇!
 李建成:父皇,突厥虽然不足为虑,但不亦能轻敌,四弟虽智勇双全,但他毕竟年轻,经验不足,为确保大唐必胜,我求父皇把秦叔宝、尉迟敬德、程咬金三员猛将调于他麾下,有了这三员猛将破突厥如虎添翼,同时让元吉跟他们学学排兵布阵。
 李元吉:是啊、父皇,如果我有了这三员猛将破突厥指日可待啊!
 李世民【大惊】:父皇,秦叔宝、尉迟敬德、程咬金三将随儿臣征战早已辛苦,元吉手下猛将如云,父皇您就让他们也修养数月吧!
 李建成:父皇,秦叔宝、尉迟敬德、程咬金三将英勇善战,战场经营十分丰富,欲破突厥非三人不可,等破了突厥,再做安享。
 裴寂:陛下,这次突厥来犯是有备而来,我们万万不能轻敌,秦叔宝、尉迟敬德、程咬金的威猛不必细说,如若他们随齐王西征突厥我们的胜算将会大大的增加。
 李渊:嗯,裴爱卿所言极是,世民啊,这次就让三将再辛苦一次吧,等破了突厥朕就为他们加官进爵。
 李世民【非常无奈】:是,父皇!
 2
 【退朝后,李世民召集群卿商议此事。】
 长孙无忌:太子、齐王名是西征突厥,实际是在夺我们的兵权,秦王麾下三元猛将谁人不知,太子和齐王更是视他们为眼中钉刺,曾多次欲加害,这次亲点他们随征,必没安好心,如果去了恐凶多吉少啊!
 李世民:这也正是我所虑,如果他们的目的只是平息突厥,我会全力支持的,如果他们真有不可告人的阴谋对大唐的江山将是非常不利的。
 尉迟敬德:太子和齐王为人奸诈狡猾,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,他们为了达到目的向来是不择手段,我们必须早做打算!
 秦叔宝:尉迟将军说的有道理,上次殿下险些让他们害死,这次我们一定要多加提防,别落入他们的圈套!
 李世民:杜爱卿,你有何看法?
 杜如晦:太子李建成勾结后宫,在皇上面前进谗言,诬陷于我,他们的目的就是让殿下跟皇上产生隔阂。如今突厥来犯,太子和齐王二人抢着出征,指名要我三员猛将,目的很明显,就是要夺殿下您的兵权,如果三人随其出征,必遭其谋害。
 程咬金【站起来】:是可忍孰不可忍,殿下,我们不能再容忍下去了,否则真让他们夺走的兵权,我们可就任由他们摆布了,到时候我们非常被动。
 长孙无忌:是啊,主子,太子向来心黑手狠,他之所以不敢对我们动手,主要是顾忌我们的十万精兵,如果咱们手里没有了兵权,我们将非常危险!
 李世民:这些我也想到,但是我们如何,阻止他们呢?
 房玄龄:事已经至此,主子连夜进宫,把太子荒淫后宫、投毒陷害主子、这次出征突厥他想借此机会夺殿下的兵权,然后要除掉殿下,把太子的这些野心一一奏明皇上,让皇上定夺。
 李世民:嗯,也只好如此了!
 画面:【当晚,李世民跟叔父李神通,去了皇宫,去见唐帝李渊。见到李渊后,李世民痛哭流涕跪倒在面前。】
 李世民【哭诉】:父皇有人要害孩儿,您一定要救孩儿啊!
 李渊:谁敢害你,我诛他九族,快快说来!
 李世民:是大哥要害我,大哥荒淫后宫,尹德妃一直保持暧昧关系,此事后宫皆知。尹德妃的父亲尹阿鼠打伤杜如晦,可他们却恶人告状,称我受我唆使人干的,他们离间我们父子!
 李渊【大惊】:有此事,这个畜生,竟敢做出如此荒淫之事!
 李世民:孩儿说的句句是真,父皇我平息窦建德、王世充叛乱回到京后,大哥摆下鸿门宴,在酒中下毒欲害于我,幸好叔父救拼死相救,孩儿才捡回一条命!
 李渊:真有此事?
 李神通:嗯,却有此事,世民顾念手足之情,没有向您奏明。
 李世民:我逃过一劫,大哥和四弟并未善罢甘休,这次他们想借突厥犯我中原之际夺去我兵权,然后置我于死地,儿死不足惜,儿所虑大唐江上还未稳!如果军权到了大哥的手中,他必反,到时候恐怕他连父皇您都不放在眼里了!
 李渊:这个逆子,竟然如此大逆不道!
 李神通:陛下,建成和元吉我们做长辈的不能再纵容他们了,世民这孩子宅心仁厚难得啊,我们不能看着他们害世民啊!
 李渊:我明天就问他们,如果真有此事我绝轻饶不了他们!
 画面:【太子李建成收买的心腹张公公正在服侍皇上,见李世民和李神通进宫见李渊,于是躲在外面偷听,偷听后大惊,连夜至东宫把李世民所言告诉了太子李建成!李建成见势不妙直奔齐王府,找到李元吉商量对策。李元吉已经就寝,听说李建成来了,他赶紧穿好衣服来到前厅迎接。】
 李元吉:大哥,这么晚了,出什么事了?
李建成:李世民进宫说我们跟张婕妤张妃、尹德妃暖昧,荒淫后宫,他还说我们要加害他,总之所以的事他都告诉了父皇,明日父皇要我们前去对质!就光李世民说我倒是不怕,没想到李神通这个老东西也跟着掺和进来了!
 李元吉:明日我们可以说身体不适不去他们又能如何!
 李建成:不行,如果我们不去岂不是承认了吗!
 李元吉:如果父皇知道,肯定不会轻饶,要比咱们先下手为强,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除掉李世民!
 李建成:我正有此意,咱们就在玄武门动手,明日当值正是常何,只要李世民跨进玄武门一步,咱们万剑齐发,纵使他命再大也难逃此劫。
 李元吉:好,就依大哥所说。
 李建成:你马上召集一百名好手,埋伏在玄武门内,记住一定要靠得住的!
 李元吉:知道,大哥!
 李建成:好,事不宜迟,我们速去准备!
 画面:【言罢,两人离开齐王府,联系心腹,准备明日在玄武门动手。】
 画面:【月容公主也没入睡,起身尾随其后,躲在屏风后,太子和齐王密谋之事被听得一清二楚,她一听要害李世民非常惊骇。虽然月容做了李元吉的妻子,但被逼迫的,两人是同床异梦,在她心里一直深爱着李世民。月容知道后,回到寝室踱来踱去,她开始回忆跟李世民在一起的快乐,最后她取出纸笔,写下这个一个字条:明日早朝玄武门有人欲害您,望您多加小心!】
 【月容公主写完字条,取一丝帕包好,思索了片刻,悄悄的来到王晊住所。】
 王晊:月容公主,这么晚了来我有事吗?
 月容公主:太子和齐王密谋明天早朝要在玄武门害秦王!
 王晊【大惊】:什么,你是怎么知道的?
 月容公主:刚才太子来过,他和齐王密谋我都听见了!
 王晊:真有此事?
 月容公主:嗯,千真万确,你想办法把这个交给秦王!
 王晊:嗯,事不宜迟,我马上去秦王府,你马上回到寝宫,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,千万不要他们有所察觉!
 月容公主:嗯!
 画面:【王晊离开齐王府直奔秦王府,侍卫通报后见到秦王。】
 王晊【下跪】:王晊见过秦王殿下!
 李世民:王晊,这么晚了你来见我,莫非有什么要事?
 王晊:太子和齐王密谋要对您动手了!
 李世民【大惊】:什么,你是怎么知道的?
 王晊【边说边递过丝帕】:是月容公主亲耳听见的,她让我把这个交给您。
 李世民【看罢】:岂有此理,没想到他们竟然如此歹毒!月容她怎么样?
 王晊:公主没事,她让我把纸条送给您,还说告诉太子、齐王要对殿下动手,让殿下多加提防。
 李世民:嗯,回去告诉月容公主,谢谢她,你一定要保护好她的安全!
 王晊:是,殿下!
 李世民:你马上回齐王府,凡事多加小心,以免打草惊蛇,有什么情况及时告诉!
 王晊:是,殿下,王晊告退。
 3
 【李世民连夜招心腹房玄龄、长孙无忌、杜如晦、秦叔宝、尉迟敬德、侯君集、张公瑾和程咬金召集的秦王府商议,众人看过字条。】
 长孙无忌:看来太子和齐王是要狗急跳墙了,明日早朝要在玄武门对殿下动手!
 尉迟敬德:太子跟齐王心如蛇蝎,枉跟吾主手足,连吾主一半仁慈都没有!
 杜如晦:殿下,这次不能再容忍了,太子和齐王视您为眼中钉肉中刺,不置您于死地他们是不会罢手的!
 李世民【长叹一口气】:哎,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!
 长孙无忌:殿下您不能再仁慈了,他们不仁,就休怪我们不义,不如咱们先发制人,除掉他们。
 李世民:房卿,你觉得我该如何?
 房玄龄:如晦兄说的没错,他们不置您于死地是不会罢手,事到如今,我们也不能再容忍让了!
 众人站起来同声:殿下我们不能再忍了!
 李世民【站了起来】:一直以来,我顾念手足之情,处处忍让,而你们却得寸进尺,咄咄逼人,今日是可忍孰不可忍!
 尉迟敬德:殿下只要您一声令下,我立刻带兵荡平东宫!
 杜如晦:尉迟将军不可鲁莽,依我们现有的实力荡平东宫不成问题,但这样恐怕会引起大乱,一旦局势难以控制,后果将不堪想象。
 尉迟敬德:那我们不能坐以待毙,看着他们加害殿下吧!
 杜如晦:当然不能,对付太子他们,我们必须想个万全之策。
 长孙无忌:明日早朝皇上让他们兄弟前去对质,太子和齐王自知事情败露,所以要在玄武门内对殿下动手,不如我们先发制人,在玄武门外动手,除掉他们!
 杜如晦:【点头】:嗯,长孙兄所言甚是,先发制人,在玄武门外除掉他们!
 李世民:房卿你觉得如何?
 房玄龄:吾也正有此意,在玄武门动手太子和齐王必然想不到。不如我们就在临湖殿附近设伏。
 李世民:嗯,众卿有何疑意?
 长孙无忌:房兄所言极是,临湖殿是入玄武门必经之路,在此设伏进可攻退可守又不易被发现。
 杜如晦:嗯,临湖殿是设伏最佳之地!
 李世民:好,我们就在临湖殿设伏,众卿对设伏有何良策?
 长孙无忌:殿下,我觉得秦将军和尉迟将军各带一支伏兵埋伏在临湖殿周围,一支拦阻,一支断后,以防太子和齐王逃脱,殿下您留在府上,统帅全军,如有突变,您就杀出城去,我们在城外回合!
 李世民:此事乃属我家事,事关重大,我必须亲自前去!
 秦叔宝:殿下,此去凶险,您还是坐镇军中。
 李世民:众卿不必再劝,吾意已决!
 长孙无忌:那就让秦将军程将军留着府上统帅全军,如果有变火速增援,保殿下杀出京城。
 程咬金:如果东宫和齐府兵前来增援,我们将如何应对?
 长孙无忌:东宫和齐府距玄武门有数里远,当他们赶到时太子和齐王已被他们除掉,援兵不足为虑,我所虑者是玄武门守兵,临湖殿距玄武门不足百丈,如果他们前来增援对我们十分不利。
 李世民:这也是我所担心的,明日玄武门何人当值?
 房玄龄:明日当值者正是太子亲信常何。
 李世民【大惊】:是他!
杜如晦:陛下,不必忧虑,常何虽为太子的亲信,但向来对其不满,他却一直很仰慕殿下您。常何为人正直,跟卑职有些私交,如果能把他争取过来对我们将大大的有力啊!
 房玄龄:是啊,如果常何能站在我们一边那是最好,就算不站在我们这边也不能让他帮太子,否则我们将前后受敌,处境是非常危险的!
 李世民:嗯,众卿随我征战多年,皆为我手足,明日成败在此一举,事不宜迟,我们速去准备,杜卿你马上去玄武门,探探虚实,尽力把常何争取过来,一定要注意保密,千万不能让他们有所察觉,以免打草惊蛇!
 杜如晦:是,殿下!
 画面:【杜如晦起身,离开秦王府直奔玄武门,时常何正在当值。】
 常何【笑赢上来】:杜兄深夜来访所谓何事?
 杜如晦:常兄久日不见,今日路过,听说你当值,顺便拜访一下!
 常何:杜兄里面请!
 画面:【二人一前一后入厅,常何左顾右盼未见疑人,把门关上。】
 常何:杜兄,这里没有外人,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!
 杜如晦【呵呵一笑】:没事难道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?
 常何:杜兄你我之间就不用遮掩了,你是不是为秦王而来?
 杜如晦【大惊,很快又冷静下来】:你是怎么知道的?
 常何:不瞒你说,刚才太子和齐王来过了,他们要在这里埋伏刀斧手,我一猜肯定是要对付秦王。
 杜如晦:看来太子和齐王见丑事败露,真的是要狗急跳墙了,他们打算何时动手?
 常何:明日早朝!
 杜如晦:哦,常兄你打算站在哪边?
 常何:太子和秦王之争实属家事,我身为外人还是不参与为好?
 杜如晦:嗯,常兄果然明智,天色已晚,告辞,常兄记住了,明日之事千万不要插手,以免引来杀身之祸!
 常何【开门张望,见四下无人,让杜如晦出门】:杜兄,不送!
 画面:【深夜,杜如晦骑马离开玄武门。】
 4
 画面:【武德九年六月四日,天还未亮。有两支百余人精兵早早潜伏在玄武门外,一支由秦王李世民亲自率领,另一支由尉迟敬德率领,两支精兵相距不足两百米,形成前后之势。天色大亮,金星却依然清晰可见。一切看起来都跟平常一样,李建成和李元吉带着几十刀斧手在齐王府汇合后,从东边走近玄武门。让李建成比较放心的是,玄武门这个最重要的地点,守卫的将军是自己的人。明年的今日就是李世民的祭日,只要他一死没有人再敢跟自己争,可以安安稳稳做太子了,想到这他有些得意。当至临湖殿时,忽然一只乌鸦“呱呱”叫了两声从李建成和李元吉头上飞过,落到不远的树上。】
 李建成【心里开始嘀咕起来】:四弟,我总觉得情况有些不对!
 李元吉:不就一只乌鸦吗,有什么不对?
 画面:【李元吉摘弓搭箭射向乌鸦,箭放空,乌鸦飞走。】
 李建成: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!
 李元吉:大哥您多虑了!
 画面:【李建成准备拨马回去,忽然李世民出现在他们面前,二人有些惊慌。】
 李世民:站住,你们已经走不了了!
 李建成【有些惊慌】:李世民你想干什么?
 李世民【冷冷一笑,反问】:你们想要干什么?
 李元吉【故作强硬】:我们进宫管你什么事!
 李世民:李建成你们就别装糊涂了,我们情同手足,可你们却不念手足之情处处加害于我,我处处对你们忍让,而你们却变本加厉,自知事情败露,竟然想在玄武门置我于死地,太卑鄙了,心如蛇蝎!
 李建成:李世民你胡说,不要血口喷人!
 李世民:事到如今还想抵赖,你们在东宫摆鸿门宴,酒中放毒,殿外埋伏刀斧手,欲置我于死地,幸好我早有察觉才逃过一劫,我念手足之情未跟你们计较,树欲静而风不止,你们勾结张妃、尹德妃荒淫后宫,打伤杜如晦,离间我父子,我暂且忍让。而今你又借出击突厥,调我良将,夺我兵权,你们良心安在?吾把此告知父皇,见事情败露伏兵于玄武门,你们的这些伎俩岂能瞒过我,是可忍孰不可忍!
 李建成【大惊】:李世民你,你恶人先告状!
 画面:【李元吉见事情败露,惊慌摘弓搭箭向李世民射来,第一箭被李世民躲过,第二箭被李世民用佩剑拨开,第三箭由于着急用力过猛,弓被拉折了。李建成见势不妙,拨马欲逃,这时只听一声弦响,李世民箭已射出,李建成猝不及防,箭头穿透空气,带着风声,直奔自己而来,就在一瞬间,李建成听到自己喉骨的破裂之声,坠于马下。他的眼睛,一直盯着二弟李世民,这个自己的亲兄弟,这个自己的政治对手。在这一刻,他拉弓射箭,动作娴熟,潇洒而轻松。李建成到死都不明白,二弟的箭法,为什么这么高明?但是,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玄武门屯守的护军,对于发生在眼前的战斗,要么抱着观望态度,要么跟随了李世民,唯独没有人肯为太子拼命。两军开始混战。】
 画面:【李元吉见大哥坠马身亡,双目喷火,持长矛向李世民刺来,李世民的马受了惊,跑到丛林里,被挂到树上,一时间人马受困,不能起身。当他发出第一箭以后,自己也被这一箭吓呆了,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。李建成的眼睛,好像就没有眨过,一直圆睁睁地看着自己。他眼看着大哥喉咙上插着自己射出的那一箭,一声不响地从马上翻落,再就没有动弹过。他知道,他的亲兄弟,让自己这一箭彻底送走了。他的内心很不是滋味,心中方寸已乱,竟然忘记了控制坐骑。当他终于醒过来的时候,马已经被树枝绊住,自己也被困住不能动弹。更没有想到的是,他受困的地点,正好距离李元吉很近。李元吉看到这个情况,立刻奔来,他取了李世民的弓箭,准备用弓弦勒死李世民双方展开搏斗,千钧一发之际,尉迟敬德大喝:休伤我主!飞马赶到。李元吉一看尉迟敬德长矛向自己刺来,大惊,扔下李世民飞奔上马来战尉迟敬德,瞬间两根长矛在空着飞舞,二十余回合不分上下。李元吉心惊不敢恋战,虚晃一下拨马便逃向武德殿,尉迟敬德当然不会放过,立即从他的背后开弓射箭,一箭射去正中脊背,李元吉大叫一声坠于马下。混战持续了一刻钟,太子齐王兵被全歼。】
  画面:【冯诩卫军骑将军冯立,闻玄武门出事,建成已死信,叹曰:“岂有生受其思,而死逃其离乎?”乃与副护军薛万彻,直府左车骑谢方叔率东宫齐府精兵两千,驰骤玄武门。正遇云麾将军敬君弘中郎将吕世衡掌宿卫后,屯兵玄武门。】
 敬君弘【阻止】:冯将军且慢,事情还没搞清请不要用兵,你我还是静观其变为好,以免铸成大错。
 冯立:匹夫,你们合谋害死吾主,还在此大言不惭,快拿命来!
 画面:【冯立等人未从,拍马来战,两军开始混战,马啸声、喊杀声、哀嚎声乱成一团,瞬间血流成河!敬君弘、吕世衡因没有准备,慌乱迎战死于乱军中。玄武门当值常何见太子齐王已死,打开城门,秦王军涌入玄武门内,张公瑾带兵独守,冯立又战张公瑾,张公瑾多力,独闭关以拒之,不得入。两军开始对峙。】
 画面:【唐帝李渊正在湖边散步,闻墙外人乱,召裴寂、萧禹议事,恰好秦王使尉迟敬德手持长矛,带着人马涌进宫中,直至李渊面前。】
唐帝【大惊】:今日乱者是谁,卿来此何为?
 尉迟敬德【手拿长矛气吁吁地冲进宫来】:太子和齐王发动叛乱,秦王已经将他们正法了,秦王怕惊动陛下,特地派我来护驾!
 李渊:太子和齐王在哪?
 尉迟敬德:二人作乱,已被秦王诛于玄武门外!
 5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李渊【唐帝惊愕,拍案大哭,老泪纵横】:手足相残,我未料也,为父之过啊!
 裴寂【忙劝】:陛下事已至此,不要过度悲伤了,您要注意龙体!
 萧禹:陛下,太子和齐王本来没什么功劳,二人嫉妒秦王功高望重,于是欲共谋秦王,现在被秦王讨诛,陛下不必伤悲。秦王功盖宇宙,率士归心,若处以元良,委之国事,无复虑矣。
 李渊【哀叹】:家之不幸啊!
 尉迟敬德:请陛下速下手谕,否则乱党难平,京城必乱!
 裴寂:如今太子和齐王已死,其余党必趁此作乱,陛下大局为重,速下手谕,以防大乱!
 李渊【用颤抖的手写下一手谕】:东宫、齐二府速罢手,否则皆以乱党处置!
 画面:【守门兵寡,但与薛万彻等力战良久,不得入,薛万彻鼓噪欲攻入玄武门,将士大惧。】
 裴寂【拿出手谕】:皇上手谕“东宫、齐二府速罢手,否则皆以乱党处置!”
 尉迟敬德【割下太子、齐王的人头举起高喊】:反贼已死,罪在二凶,你们都是无辜的,不要再给他们卖命了,放下兵器,否则按乱党处置。
 画面:【秦叔宝程咬金率秦府军也赶到,东宫士兵见太子新死,不敢造次,放下手中的兵器,全部投降,薛万彻率余部败走。后李渊下诏,赦天下凶逆之罪,止于建成、元吉,其余党众,一无所问。立秦王为皇太子,诏以军国庶事,无论事之大小,悉委太子处分,然后奏闻。】
 画面:【李世民平定东宫和齐王府后,命人把李建成手下一官员魏征找押来。】
 李世民【故意问】:下面被押之人可是魏征?
 魏征:正是卑职!
 李世民:你可知罪?
 魏征:卑职不知?
 李世民:好,那我就告诉你,当初你为什么挑拨我们兄弟之间的关系,最后让我们手足相残?
 魏征【很沉着】:人为其主,因为我那时是太子的手下,就必须尽心尽力地为他着想。可惜太子没听我的话,不然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。
 李世民:现在,你可知罪?
 魏征:自古胜为王、败为寇,今日落在你们手里不求苟活,杀刮存留请尊便!
 李世民【站起了,厉声道】:好,那我就成全你,来人—
 侍卫【上来】:在!
 画面:【魏征面不改色,李世民见魏征毫无惧色、为人刚正。】
 李世民:松绑,慢,让我来,我亲自给他松绑。
 画面:【李世民走到魏征跟前,亲自把魏征的绳索解开,魏征有些莫名其妙。】
 李世民【哈哈大笑】:魏卿家果然名不虚传,泰山崩于前却面不改色,我大唐正需要你这样刚正不阿治国能臣,你可愿佐我大唐?
 魏征【跪倒感激涕零】:良禽择木而栖,贤臣择主而事,今遇明主,实乃天之幸我,他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,为大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!
 李世民【扶起魏征】:魏爱卿,快快请起,以后你就做本王得谏议大夫!
 魏征【含泪】:谢秦王殿下!
 画外音:【公元626年,唐高祖李渊让位,秦王李世民即位,年号贞观。李世民即位后,积极听取群臣的意见、努力学习文治天下,以“兼听则明偏信则暗”为坐标,经过主动消灭各地割据势力,虚心纳谏、在国内厉行节俭、使百姓休养生息,终于使得社会出现了国泰民安的局面,开创了历史上的“贞观之治”,为后来全盛的开元盛世奠定了重要的基础,将中国传统农业社会推向鼎盛时期。】

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:
Tags:玄武门 责任编辑:965669572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沈园绝恋 下一篇 楚汉战争的终局---成皋之战

评论

帐  号: 密码: (新用户注册)
验 证 码:
表  情:
内  容:

相关栏目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相关文章

业内新闻